当丹妮儿(Danielle Melnyczenko)发现自己每季度要付1200元以上的能源费时,她意识到降低账单的唯一办法就是搬家。

“我觉得搬家虽然看似激进,但对我们是最好的做法,因为我们必须控制账单。”她告诉澳广(ABC)。   

住在悉尼Hawkesbury地区的丹妮儿花了六个多月找到了完美的出租房,这有助于她把能源费保持在相对较低的水平。

“我们有温度的高低,所以我们必须切实可行地加热和冷却我们的房屋,”她说。

她挑选了一处自然光线充足的房子,有助于减少对暖气和电灯的依赖。她还逐步抛弃了大量电子产品,以进一步减少耗电量。

丹妮儿两年前搬家之后,能源价格飙升,她相信,要不是搬了家,她现在要付出更多代价。

“搬家虽然有很多前期费用,但真的好得多,如果继续住在以前的地方,每季度能源费会轻而易举地达到1600元左右。”

更多家庭向慈善机构求助

但随着电力成本的上涨,丹妮儿一家不是唯一付不起账单的。

西悉尼居民瑞秋(Rachel Grimshaw)说:“你收到电费账单,打开一看要800块,你不禁想‘这都是哪儿来的呢?’”

最近,当她的类风湿性关节炎变得无法控制时,这位三个孩子的妈妈被迫辞掉了工作。她估计家庭收入减少了6万元,这意味着她无法支付最后两笔电费和煤气费。

“我看到账单时很受伤,因为我知道我付不起。”她告诉澳广。

她试图削减所有不必要的耗能,但依然发现付账遥不可及。“我有冰箱,灯,洗衣机,”她说,“我只用这些电器,我现在只用绳子晾衣服,而现在在下雨。”

她两次差点被停掉煤气,最后被迫求助于慈善机构Anglicare帮助支付她2000元的债务。

Anglicare的Penrith办公室还帮助瑞秋和能源零售商谈判,争取到了更好的折扣,并为她制定了未来账单的付款计划。

慈善机构发现,越来越多人需要帮助才能够避免被断电的厄运。

“现在的电费账单都是每季度算一次,都会达到1000元大关,甚至会超过,还只是一户家庭的。”Anglicare的个案工作人员卡丽娜(Karina Honyi)说。

“我们的办公桌上永远备着至今,当人们难过哭泣时,我觉得很难受,而这都是为了电费。我希望它不会对人们造成太大影响,但确实如此。”

对政客和能源零售商的压力

虽然今年能源价格上涨并未达到一年前20%的涨幅,但仍然是许多家庭面临的最大账单之一。

政府自身也面临压力,不得不考虑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

虽然总理驳回了这一要求,但已宣布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ACCC)将在本周发布一份关于电费的重要报告。

“这是一份非常非常全面的报告,”他说,“它将经过深思熟虑和讨论。这将是一份非常非常有启发性的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