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张令人震惊的图表揭示了过去10年澳大利亚电费飙升的速度,远远超过了通货膨胀。

据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ACCC)计算,自2007/08财年以来,电力价格已飙升56%,家庭每年为绿色计划额外支付538元。

对太阳能电池板的大量补贴以及为防止停电,私营电力公司给输电网络的“镀金”,导致澳大利亚消费者支付了全世界最高的电费。

商业分析机构IBISWorld发布了一张图表,显示2008年电力价格开始超过通货膨胀,因为发电、输电和零售利润率上涨。

This is the shocking graph showing how Australia electricity bills have soared during the past decade to significantly outpace inflation

资深分析师Jason Aravanis表示,尽管澳大利亚拥有丰富的煤炭、天然气、风能和太阳能发电能力,但澳人支付的能源成本是世界上最高的。

“近年来,南澳的消费者支付的是全世界最高的电价。”

据ACCC计算,没有太阳能电池板的用户每年要为电费多支付538元,因为他们需为那些从绿色计划中受益的澳人提供补贴。

屋顶光伏太阳能电池板的安装成本通常为6500元,而那些幸运儿可以从他们贫穷的邻居那里获得经济援助。

根据上网电价补贴计划,家庭将能源重新投入电网便可从电力供应商那里得到慷慨的回扣,公用事业公司将这些费用又转给消费者。

Households are given rebates from their electricity provider for putting solar energy back into the electricity grid. The ACCC said it was unfair for power companies to pass these costs on

竞争监管机构表示,没有安装太阳能电池板的消费者每年需多支付三分之一的电费来补助那些有可再生能源的家庭,这是不公平的。

消费者监管机构的零售电价调查报告称,拥有太阳能的客户平均每年支付的费用比非太阳能客户低538元,这表明对于那些没有(可能无法)安装太阳能光伏电池的客户来说,在负担能力上的担忧是最严重的。

ACCC建议各州政府资助优质太阳能上网计划,而不是让电力用户来买单。

它也对昆州工党政府的做法表示赞扬,并表示当太阳能计划补贴结束时,其他州应该在“永久基础”上推行这一政策。

对传输网络的过度投资这种“镀金”行为可致停电情况降到最低,但也被认为是导致电力价格飙升的原因。

ACCC还指责糟糕的监管和市场集中度增加了“高昂的电费成本”。

The Australian Competition and Consumer Commission calculates electricity prices have soared by 56 per cent since the 2007/08 financial year

澳大利亚总理谭保承诺将实施该报告的建议,该报告对现有体系也提出了批评,即电力供应商对太阳能用户的可再生能源收取的是不同的费率。

安装太阳能电池板的小型企业SolarQuotes表示,他们通常的安装费为6500元,这样才能生产3千瓦的电力,约占澳大利亚普通住宅每日用电量的五分之一。

该公司计算了太阳能发电的年节省额为650元。

据消费者信息组织Canstar估计,新州、维州和昆州家庭每年的电费支出约为1700元。

纵观全国能源市场,ACCC计算出,一个普通客户每年电网支付的电费约为1636元。

联邦政府的澳大利亚能源监管机构估计,在不带游泳池的三居室中,居民每天用电14.8KW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