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新北市一名黄姓银楼“富二代”2012年底和刘男等人打牌狂输2400多万元,签下本票后却远走澳洲躲债,刘男等人找上黄父讨得920万元,去年再伙同陈男谎称黄男还欠4300万元,要黄父还钱,黄父不肯,刘男竟盗用嫩模照片,开脸书假帐号成功搭讪黄男。

04.jpg,0

示意图,非涉事人(图片来源:网络)

得知黄男落脚处后,飞往澳洲,押黄男到旅馆跨海向黄父视讯讨债,黄父称仅能给10万元,陈男还回称“你以为我是乞丐吗?”3天后黄男乘隙逃回台湾报案,刘、陈返国被逮,新北地院依恐吓罪判处两人各3月,可9万元易科罚金;尚可上诉。

判决指出,黄男2012年底和刘男(24岁)等人一起打牌,却陆续狂输2400多万元,黄男无力支付,于是签下近4000万元的多张本票抵债,不久就逃往澳洲打工躲避。隔年7月,刘男等人遍寻不着黄男,前往林口黄男父亲经营的银楼讨债,经讨价还价后以920万元解决,刘男等人则将面额3500万的本票还给黄父。

01.jpg,0

不料分得460万元刘男食髓知味,2015年2月找来陈男(36岁),拿当初“暗杠”没还给黄父的本票,更称黄男出国前又玩牌狂输,共2300万元,还欠其他人2000万元,总计4300万元,黄父认为“当初讲好920万元解决,怎么说话不算话!”而拒绝,更称儿子早已在澳洲,不用再找。

刘、陈讨钱不成于是想到美人计,先在网路上盗图,拿嫩模的美照开脸书假帐号,接着加黄男脸书好友,佯称也想到澳洲游学打工而成功搭讪。黄男不疑有他,分享许多心得。陈男再靠脸书认识黄男在澳洲打工的同事,得知黄男农场工作地点后,2人随即飞往澳洲找人。

08.jpg,0

示意图,非涉事人(图片来源:网络)

一周后果真堵到黄男,刘、陈将黄押到当地旅馆,跨海打视频电话向黄父呛声,“你想不到我在这里吧,你那些钱到底要怎么处理!”黄父吓到表示愿付10万元,但遭陈男反呛:“你以为我是乞丐吗?我跑那么远来了,就是要处理这些钱!”黄父才提高到200万元,也透过儿子澳洲友人“阿杰”协寻儿子下落。

02.jpg,0

示意图,非涉事人(图片来源:网络)

3天后,阿杰顺利找到旅馆,也用LINE联络上黄男,声称将报警。刘、陈2人担心事迹败露,只好答应黄男让他先回农场,事后再回旅馆处理债务。但黄男恢复自由后,立刻要阿杰载他到机场,搭机逃回台湾,报案后又再飞往澳洲躲藏。检警获报后是循线逮捕回国刘、陈2人。

新北地院审理,刘、陈辩称只是追讨赌债并无恐吓,但新北地院考量黄父证词,以及黄男遭押偷用手机LINE跟父亲对话,是表示“价格他不接受”、 “不让我走”、“旁边他们都在”等等,认为两人未以合法手段讨债,依恐吓罪均判3月,可9万元易科罚金;尚可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