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7日,堪培拉一法院闻讯,本市可卡因售卖量已锐减超过50%。


庭上,受审毒贩透露,毒品交易中最重要的环节就是用婴儿牙齿磨粉来切割可卡因。这样,可卡因的体积和利润都能增加近一半。他在庭上说,交易流程中,“老大”收到货之后,会自己加工切割,再分卖给下一家。除了可卡因以外,他们还会卖摇头丸、大麻、甲基苯丙胺等毒品。据悉,在15至17年间,堪培拉毒贩领头每周能获得数万澳元的利润。受审毒贩也承认,自己从赚的钱里已经花了1500万澳元买衣服和旅游了。

2017年,该交易链中某吸毒者被警方抓捕。警方最终也探清了该交易链,并卜火大量毒品及现金,价值数千澳元。

检方透露,毒贩领头在悉尼付款时其实也有很大的精神压力,还曾因为欠款被枪打伤了腿。法庭控告毒贩领头的朋友乔瓦纳·塞帕尼(Javarne Saipani)持枪袭击。但塞帕尼拒不认罪。但今日,检方向ACT高级法院(ACT Supreme Court)提供相关证据。

法庭得知,毒贩领头有嗜赌的毛病。到场受害者庭上透露,堪培拉毒贩领头让他以入室抢劫抵债,但当受害者发现该房屋和Nomads摩托车党有关联,入室抢劫形同自杀,所以他拒绝了。但受害者在辩护律师詹姆斯·斯特沃(James Stewart)提问下肯定,塞帕尼并未参与贩毒本身。

辩护律师认为,塞帕尼当时只是由于看到朋友在悉尼收到威胁,才做出正当反抗行为。他也并没有威胁受害者,只是催促他尽快筹钱。辩护律师认为,他们当时都只是受到了悉尼那方的威胁罢了。

律师还声称,当时塞帕尼只是为缓解压力抽了烟,但该香烟并非迷幻剂。当问及辩护律师如何得知时,他只是简单回应道:“网上查询一下就知道了。”

该系列案件庭审仍正在进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