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mino’s Pizza的老板梅吉(Don Meij)在澳大利亚薪酬最高的首席执行官中名列榜首,税收年薪3680万元,几乎是澳大利亚全职工作者平均值的435倍。

澳大利亚退休金投资者理事会(ACSI)会长戴维森(Louise Davidson)表示,根据该组织的分析,澳大利亚的百强公司,只有6名有资格获得2017财年奖金的首席执行官没有领到奖金。     

戴维森表示,除非提高工资和奖金的透明度,否则ACSI将推荐其38家本地及海外投资者会员——共同管理2.2万亿元的资产,平均拥有每家两百强企业10%的股权——投票反对首席执行官的薪酬。

ACSI报告中包含的百强企业首席执行官,因为业绩原因丢掉工作的可能性,居然比失去奖金更高。它发现,三分之一的百强企业首席执行官至少获得了2017财年最高奖金的80%。

继梅吉之后,Westfield的彼得和史蒂芬·洛维(Peter and Steven Lowy)兄弟排名第二,获得了2590万元,而Macquarie Group的摩尔(Nicholas Moore)以2520万元的实得年薪排在第三位。

该报告的数据未针对通货膨胀进行调整,报告指出,许多首席执行官获得了以股权支付的回报,强劲的股票市场表现推动了实得工资的大幅增长。

在2017财年,澳大利亚百强企业股东的总体回报率约为16%。

该报告还指出,实得薪酬不一定反映现金收入,取决于首席执行官是保留还是出售了奖励给他们的股票。

此外,百强企业首席执行官的基本工资——这是其薪酬的固定部分——几乎没有增长。

固定薪资中位数下跌1.1%至177万元,而平均水平上涨不到1%至191万元(主要原因是新任首席执行官的薪酬低于其前任)。

Meij先生的规定/报告薪酬为470万元,与平均全职工资相比,从435倍下降到55倍左右。他2017年的年度固定工资为110万元。

但百强企业首席执行官的实得薪酬中位增长了12.4%,达到436万元,而101-200名企业的首席执行官则增加了22.1%,达到176万元。

百强企业的平均薪酬上涨9.3%,至623万元。101-200名企业的平均实得薪酬则增长11.8%,达到226万元。

百强企业首席执行官的奖金中位数增加了近20%,达到176万元,而现金奖励中位数也增加了8.7%,达到111万元。

戴维森表示,几乎所有顶尖首席执行官都获得奖金的这一事实表明,只要达到目标而不必有出色表现,就可以获得巨额奖金。

如果企业不肯自愿解决这个问题,她认为澳大利亚可能需要走上与英国相同的道路,考虑限制高管薪酬。

2017财年,离职的两百强企业首席执行官,获得的遣散费也上升了,从2016财年16人总共拿到2398万元(人均141万元),升至2017财年20人共拿到3363元(人均168万元)。

澳大利亚统计局(ABS)数据显示,在截至2017年11月的一年中,包括加班费,平均全日制工资为每周1628.10元(增长2.2%),相当于每年84,661.2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