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mino’s Pizza的老闆梅吉(Don Meij)在澳大利亞薪酬最高的首席執行官中名列榜首,稅收年薪3680萬元,幾乎是澳大利亞全職工作者平均值的435倍。

澳大利亞退休金投資者理事會(ACSI)會長戴維森(Louise Davidson)表示,根據該組織的分析,澳大利亞的百強公司,只有6名有資格獲得2017財年獎金的首席執行官沒有領到獎金。     

戴維森表示,除非提高工資和獎金的透明度,否則ACSI將推薦其38家本地及海外投資者會員——共同管理2.2萬億元的資產,平均擁有每家兩百強企業10%的股權——投票反對首席執行官的薪酬。

ACSI報告中包含的百強企業首席執行官,因為業績原因丟掉工作的可能性,居然比失去獎金更高。它發現,三分之一的百強企業首席執行官至少獲得了2017財年最高獎金的80%。

繼梅吉之後,Westfield的彼得和史蒂芬·洛維(Peter and Steven Lowy)兄弟排名第二,獲得了2590萬元,而Macquarie Group的摩爾(Nicholas Moore)以2520萬元的實得年薪排在第三位。

該報告的數據未針對通貨膨脹進行調整,報告指出,許多首席執行官獲得了以股權支付的回報,強勁的股票市場表現推動了實得工資的大幅增長。

在2017財年,澳大利亞百強企業股東的總體回報率約為16%。

該報告還指出,實得薪酬不一定反映現金收入,取決於首席執行官是保留還是出售了獎勵給他們的股票。

此外,百強企業首席執行官的基本工資——這是其薪酬的固定部分——幾乎沒有增長。

固定薪資中位數下跌1.1%至177萬元,而平均水平上漲不到1%至191萬元(主要原因是新任首席執行官的薪酬低於其前任)。

Meij先生的規定/報告薪酬為470萬元,與平均全職工資相比,從435倍下降到55倍左右。他2017年的年度固定工資為110萬元。

但百強企業首席執行官的實得薪酬中位增長了12.4%,達到436萬元,而101-200名企業的首席執行官則增加了22.1%,達到176萬元。

百強企業的平均薪酬上漲9.3%,至623萬元。101-200名企業的平均實得薪酬則增長11.8%,達到226萬元。

百強企業首席執行官的獎金中位數增加了近20%,達到176萬元,而現金獎勵中位數也增加了8.7%,達到111萬元。

戴維森表示,幾乎所有頂尖首席執行官都獲得獎金的這一事實表明,只要達到目標而不必有出色表現,就可以獲得巨額獎金。

如果企業不肯自願解決這個問題,她認為澳大利亞可能需要走上與英國相同的道路,考慮限制高管薪酬。

2017財年,離職的兩百強企業首席執行官,獲得的遣散費也上升了,從2016財年16人總共拿到2398萬元(人均141萬元),升至2017財年20人共拿到3363元(人均168萬元)。

澳大利亞統計局(ABS)數據顯示,在截至2017年11月的一年中,包括加班費,平均全日制工資為每周1628.10元(增長2.2%),相當於每年84,661.2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