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女华商温迪(化名,Wendy)在5月中旬的某一天接到了一通电话,话筒里的声音告诉她,她卷入了一场国际洗钱活动。

温迪吓坏了,不顾一切地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于是听从了对方的指示,然后,她的电话就被转给了一个又一个陌生人。

第一个人自称来自中国驻悉尼领事馆。

“他们把我转到了中国,转到上海的一个警察局,他们说,我把自己的银行账户卖给了一个犯罪分子。”温迪告诉第九台。

然而,这通电话根本不是来自大使馆,也不是来自警方,相反,温迪很快沦为一个精心设计的电话骗局的最新受害者。该骗局已经从澳大利亚华人那里骗到了大约1000万元。

等到电话突然不再打来,温迪已经被骗走了大约10万澳元的人民币和澳币。接着,她突然意识到了真相。

诈骗者利用她的个人信息说服她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然后他们威胁要没收她在澳大利亚的房产,还表示如果她不遵守指示,可能会有危险。

“他们说我必须……洗清罪名,他们引导我完成所有这些伎俩,”她说,“他们给我发了一份复印件,看起来就像中国政府的官方文件……他们给我看的所有这些文件看起来都像官方文件。”

“他们说,如果我不跟他们合作,他们就要跟联邦政府和警方合作,逮捕我。”

对方告诉温迪,如果她不信,可以去查查电话号码,看它们是不是真的。

“我只是没有意识到他们可以用一些东西改变号码……我真的不知道。”她说。

温迪在澳大利亚商场摸爬滚打了30多年,她为自己竟然上当受骗深感震惊,但她说,对方提供的细节是那么精确,以至于她都信了。

“我现在负债累累,有一半的钱是借来的,我向家里接了很多钱。”她说。

“我以为自己不会那么蠢,我只想洗刷污名,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我只是做了批准,所以最后一定会没事的。但我想告诫其他的聪明人——不管他们说什么,不要向任何人汇款。”  

骗局如何运作

该骗局在过去一年里欺骗了数百名毫无防备的受害者,骗走了许多血汗钱。

骗子首先用普通话打来电话,告诉潜在受害者他们有个包裹,或者佯称自己来自中国大使馆。

然后电话被转接给其他人,他们会说服受害者相信自己的信用卡或钱被用于犯罪,或者他们在中国卷入了一些其他的欺诈活动。

因为电话号码被篡改了,所以看起来骗子就像在用真正的官方渠道打电话,他们甚至会鼓励持怀疑态度的受害者搜索他们的号码,以证明真实性。

有些受害者甚至在诈骗者的指导下自导自演了被绑架的假象,而骗子则利用这个假象向他们的家人骗钱。一旦收到钱,就再没了联系,电话打不通了,发电邮也没有回覆。

澳大利亚联邦警局(AFP)已知54名受害者集体损失超过500万元,但州警方的数据显示损失更大。

警方称,光是新州就有50多名受害者挺身而出。

维州警方相信居民已经损失了400多万元。

网络支持服务IDCare表示,损失金额还要高得多,因为有成千上万人被海外犯罪分子骗走数百万元。

“个人平均损失3.8万元,其他身份盗窃或网络犯罪相比非常高。”IDCare总经理雷西(Dave Lacey)告诉第九台。

他说,电话诈骗的平均损失为1.3万元。

全澳各地数百名受害者的总损失超过千万。然而,并非所有人都选择报案,因为只有一部分人真的汇了钱,所以无法确定受害者的真正人数。

利用人们的心理

ID Care的身份安全顾问马雷-沃登(Suli Malet-Warden)表示,这个骗局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它击中了一些原始的东西。

“骗子的话会引发人们的大脑产生‘战或逃’反应,打开大脑的边缘区域,关闭前额皮层——也就是大脑负责理性、计划的部分,会警告我们‘这听起来很可疑’的部分。”马雷-沃登说。

“这对犯罪分子来说很有利……这样做会把我们推向一个非常原始的状态。”

她说,受害者很害怕,处于“几乎被催眠的状态”,他们太害怕了,以至于不敢告诉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