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来自悉尼的母亲最近表示,自己 11 天大的儿子不幸感染了一种普通的孢疹病毒,因为疏忽了孩子的症状,结果导致小孩死亡。

来自悉尼的 Jessica Buchanan 在 2015 年通过剖腹产生下了她的儿子 Jack 。

但不到两周后,这名新生儿感染了危及生命的疱疹病毒之后死亡。

这位母亲说,在 Facebook 上写下了这一令人心碎的经历。

“我的孩子,他如此美丽。如此完美。我们很高兴他来到世界上。”她回忆道。

“在一家私人医院里,我每天晚上都把他送到婴儿温床。第一次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人拜访了Jack 。”

“这是一个安静、平淡无奇的一周。在医院住了六晚之后,我们回家了。”

这位母亲说,她一开始有注意到自己刚出生的儿子身上有什么地方好像不太一样,但她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对丈夫 Angus 说,‘他看起来还好吗?’”

“‘是的,我们走吧,’他回答道。我也就没有再想这个问题了。”

她说,她的第一个孩子 Angus 吃饭的时候吃得“狼吞虎咽”的,但她的宝宝 Jack 似乎没有胃口,而且对瓶子很挑剔。

“后来两天里,我换了好几种瓶子喂他。有时他会吃一些,但有时候就不吃。”

“周六晚上 12 点和 4 点,我起来给他喂奶的时候,发现他的尿布都干了,我开始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她说,周日早上 7 点 30 分,他们一家子赶紧回医院,在急诊部待了几个小时,医生们一直拼命想查出来孩子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后来新生儿转运队来了,他们花了五个半小时安顿我们的儿子然后把他送到了悉尼儿童医院。”

“当我们走进重症监护病房的一间隔离病房时,我就知道事情真的很严重了,”她说。

尽管她的儿子已经打了很多吊瓶,包括在脚上也给他放了降温的东西,但医疗团队还是无法控制他的体温。

“接下来几个小时我们真的很焦虑也很痛苦。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医生和护士们忙前忙后的。他们做的很好,我会永远感激他们的付出,”这位母亲回忆道。

“Jack 也为了活下来做了长时间的斗争。但不幸的是,在 2015 年 9 月 21 日星期一上午10 点 10 分,在他出生 11 天后,他变成了天使,离开了我们。我还记得当时请 ICU 的医生停止了心肺复苏。”

医生们后来把她的孩子从 ICU 抱了出来,放到她的怀抱里,这位母亲说到当时真的很痛苦,这是一个可怕的时刻。

“我们和 Jack 一起呆了几个小时。”

“最后,我们签署了尸检的表格,我们不知道孩子是怎么死的,”她说。

“后来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接到了医院的电话。他们告诉我, Jack 死于单纯疱疹病毒1 败血症。”

她说,她质疑这个死因调查结果,因为她本人和她的丈夫从未患过感冒。他们家的人也没有人有这个病毒。她还说,去看望她儿子的亲朋好友也没有人感冒。

“我知道如果有人第一次感冒时,是可以摆脱这种病毒的。问题是我们没有生病。”

“接近90%的人携带病毒,但不一定会有疱疹。”

她说,她开始问自己没完没了的问题。比如小孩是不是在医院感染的?还是她自己无意中感染了病毒?

她说,这种情况让她很抓狂。“当 Jack 在ICU的时候,医生也发现他的血液里含有大量的铁蛋白或铁。”

“不幸的是,在死后,他们没有得到可以检测的血液样本。”

还有一个问题是,她的儿子感染了这个病毒,是否有可能是 HSV 引发的潜在遗传疾病。

她解释说,不管怎样, Jack 都会死于 HSV1 。

但“这让我们做了好几个月的基因测试。所有的一切都很有压力,没办法去确定到底怎么了。”

“你不能为 HSV1 免疫。”

她还说,即使是现在,我也发现很难搞清楚如何用一种最好的而且是最积极的方式告诉家长们有关 HSV 的知识。

尽管极度悲伤,但 Buchanan 发现,在 Jack 死后四个月,她又怀孕了。

在她女儿 Eloise 出生后,这家人在医院里给女儿做了基因测试。

“Eloise 现在三岁半了。但是因为 Jack 的死亡,我一直会问 Eloise 是否会像 Jack 一样死去。”她回忆道。

虽然 Eloise 的一些测试结果是不正常的,但幸运的是, Eloise 也活到了现在。

这位妈妈希望讲述自己的经历可以帮助到更多的家长预防婴儿的夭折。

“如果我通过讲述自己的故事可以让一个人多洗手勤洗手,能够让他们在婴儿周围采取额外的预防措施,或者如果他们觉得自己的嘴唇上不太舒服就不要接触小孩的意识的话,那么这样做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