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她在澳新銀行(ANZ)紐約辦公室對遭到性侵和種族歧視指控的一部分,這位前僱員表示自己被迫詳述她在十幾歲時遭到強姦的細節。

銀行律師還對這位前交易員進行訊問,內容涉及她過去的性經歷和工作之外的其他細節,包括她是否曾尋求精神治療,以及是否曾有過性傳播疾病。

ANZ的法律策略是在去年的一份證詞記錄中披露出來的,該文件於上月公布,也是這名前交易員對ANZ和該行在紐約的企業銷售主管拉維•努爾西(Ravi Nursey)提起的數百萬元職場歧視訴訟的一部分。

A former senior trader at ANZ Bank who made allegations of sexual and racial harassment has been forced to recount intimate details about her sex life and prior sexual abuse (stock image)

在一份來自ANZ的證詞摘錄中,ANZ對這位高管在美國大學一年級時遭受性侵進行訊問。

她說,“大學一年級的時候,我坐着巴士從紐約到Buffalo。我醒來後發現我旁邊的陌生人,他的手伸到了我的下面…….”

然後她解釋說,她沒有去找警察,而是告訴了她的男朋友。

這位前交易員還被問到她是否參加了工作之外的性研討會,她說她沒有參加。

她還被問及她家庭的健康狀況,她是否曾經有過性傳播疾病,以及她是否曾去過探險旅遊。

她還被“嚴刑拷問”在一次團隊晚宴上,她有過多少性伴侶,而當時其他管理人員都在場,而男性員工則公開吹噓自己參加性酒吧。

她還說,一位高級經理會“公開評價”女性的“身材”,並告訴一位女同事,當她抱怨自己處理交易時,她“可以來吸他的d**k”。

當這位高管的律師試圖對這些問題提出異議時,ANZ當時的律師克里斯托弗•洛威(Christopher Lowe)為自己的提問進行辯護,暗示員工可能對一件無傷大雅的事件反應過度。

A transcript of a deposition revealed lawyers for ANZ grilled the executive about her sexual history, the number of sexual partners she'd had and her activities outside work (stock image)

但ANZ的首席執行官埃利奧特(Shayne Elliott)表示,他不知道律師的策略。“我道歉。這是錯誤的,是不可接受的,”他在Twitter上寫道。“我們已指示他們,在審訊期間不要使用這一做法,我將親自向申訴人道歉。這是錯的,我們錯了,我們的人和律師都錯了。”

ANZ的一位發言人表示,銀行對其外部律師所使用的詢問方式感到失望,過去的性經歷或性侵與辯護無關,也不會作為審理的一部分而被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