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大利亚价值320亿元的教育出口部门受到损害之前,当局必须确保克扣留学生薪资的无良雇主遵守澳大利亚的劳资关系法。

《澳大利亚人报》报道,前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ACCC)主席、政府移民工人工作组(Migrant Workers Taskforce)负责人菲尔斯(Allan Fels)发现,估计有30%的在澳留学生,也就是14.5万人,正在被剥削。他们被克扣的工资账单达到数十亿元。

正像菲尔斯教授所警告的那样,出于对学生的尊重,为了教育部门和收支利益,必须在澳大利亚的声誉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被摧毁之前纠正这个问题。

上周,反对党党魁肖顿(Bill Shorten)试图利用社区各阶层的反移民情绪,在抨击临时工作签证“失控增加”时获得一个廉价的政治论点。临时工作签证的增加,主要是由有权每周工作20小时的留学生推动的。内政部的数据显示,学生签证数量从2013年的304,000份增加到上个月的486,000份。

公民身份部长杜吉(Alan Tudge)质问:“肖顿真的说他想减少向澳大利亚贡献320亿元的国际学生人数吗?如果是这样,他应该说清楚。”’

反对派就业事务发言人奥康纳(Brendan O‘Connor)不幸加强了他的党魁所造成的损害。奥康纳表示,给留学和打工度假签证设置上限,应该被视为“最后的手段”,因为一些人可能会滥用签证,报名“最便宜的米老鼠课程,以便可以来这里工作”。

这些观点促使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哈尼伍德(Phil Honeywood)发出警告。任何取消学生工作权利的举措都会鼓励他们到加拿大和新西兰等其他地方学习,因为这些国家目前提供的工作权利与澳大利亚类似。对于许多年轻人,包括澳大利亚人来说,在另一个国家学习和从事兼职工作是一种开阔的视野的途径。

哈尼伍德和澳大利亚大学联盟(Universities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杰克逊(Catriona Jackson)承认,剥削学生是一个问题。但解决方案不是打击签证,而是要确保雇主遵守法律,并确保学生充分了解他们的权利以及如何保护自己。

澳大利亚国际学生入学人数在今年头两个月增加了12.6%,达到542,054人。增幅最大的是大学,增加到303,000名国际学生。另有131,000人就读于职业教育和培训机构;60,000人在英语语言学院;21,000人在中小学。这样一个成功的部门需要精心培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