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官方签证数据,六分之五的留学生不会留在澳洲,而是会前往其他地方寻找机遇。

今年早些时候联邦政府公布的这些数据还引用了一些人口普查和其他数据的研究。这些研究发现,海外公众做澳大利亚的就业或工资水平没有负面影响,包括对青年和低技能人员。

由财政部和内政部联合出版的《塑造国家:随时间推移的人口增长和移民趋势》的报告也说,国际学生不再像十年前那样,是最大的永久技术移民来源。

八年前,陆克文和吉拉德工党政府严厉打击当时相当普遍的滥用学生签证作为永久居留权途径的做法,从那时起,留学生就更难永久留澳了。

澳洲160万临时移民中约90%有工作权,留学生是继新西兰人之后的第二大临时移民群体。但即使现在留学生数量增长强劲,过去十年来,新西兰人对澳大利亚临时移民增长(以人数计算)的贡献超过了留学生。

这一促使社会大众开始担心留学生越来越多的负面影响,这正成为一个政治问题。

在本周末的超级星期六补选前夕,联邦工党试图利用人们对留学生影响就业的担忧。

本周早些时候,反对党就业事务发言人奥康纳(Brendan O’Connor)提出了限制国际学生人数的可能性,尽管他说这是“最后的手段”。“当我们知道青年失业率超过11%时,为什么我们还允许过度使用和滥用学生签证?”他问道。

澳大利亚为留学生提供的工作权多于美国和英国等竞争对手,但由i-graduate进行的一项针对留学生的重大调查表明,这不是学生选择留学目的地的主要驱动因素之一。

i-graduate的2016年留学生晴雨表调查发现,作为选择留学目的地的因素,留学期间的工作机会只排第15,在职业教育学生中排名第16。

留学生们认为更重要的因素包括声誉、人身安全、研究质量和是否能读到特定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