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一大批小银行纷纷上调利率。80%的借款人都是找四大银行贷款,即使你是其中一员,也应该注意这一点。

当然,到目前为止,各大银行一直拒绝提高自己的抵押贷款利率——因为这无疑会使它们成为更醒目的政治目标。

但大银行面临的金融问题与它们的小型竞争对手是相似的,这意味着它们陷入了两难。它们是否要让股东、存款人和企业借款人承受融资成本上升导致利润率受挤压的痛苦?还是要冒着政治打压的风险提高房主的成本?

在金融市场上,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储行在大约一年内不会调整官方利率,甚至可能更久。但许多专家认为,商业银行——它们决定我们实际支付的利率——可能会做出不受欢迎的选择,在RBA采取行动之前加息。原因如下。

我们大多数人并没有真正理解,或者特别关注银行的融资成本。但是下列图表凸显了一个趋势,如果你有抵押贷款的话,这个趋势很可能会影响到你。

这张图表显示了“广义货币”增长急剧放缓。广义货币指的是银行在存款中持有的货币和现金。广义货币目前正以1993年以来最慢的速度增长,其增长率与信贷增长率之间的差距是10多年来最大的。

通常经济学家不会太在意这个。货币供应量曾对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初的利率设定产生重大影响,但汇丰银行经济专家保罗•布洛克斯汉姆(Paul Bloxham)表示,对市场经济学家来说,这一理论现在基本上已经“失效”。

然而,目前的数字更有趣。货币增长大幅放缓意味着,银行可能需要开始为日益稀缺的存款支付更高的利率。

事实上,一些较小的银行已经在这么做了,尽管到目前为止只是做出很小的变化。存款约占银行融资的60%,因此,存款利率升高最终将导致抵押贷款变得更贵。

那么,为什么“广义货币”的供给突然增长得如此缓慢?

没有人确切知道,但Bloxham表示,一个可能的解释是,企业的现金存款一直在以较低的速度增长,这或许是因为企业正利用现金进行投资。退休基金存款持有量的增速也放缓了,人们猜测它们将资金转移到了海外,以获得更高的回报。

一些人还认为,资金枯竭是因为银行需要在本财年结束前获得资金——尽管现在看来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现在已是7月。

无论具体原因是什么,“广义货币”增长放缓之际,各银行正被迫在批发市场支付更多成本,该市场是它们的另一大融资来源。

如果不加以控制,这些趋势可能会使四大银行的集体利润减少数亿元。

AMP Capital首席经济学家沙恩•奥利弗(Shane Oliver)指出,迄今为止,融资成本已经上升了约6个月,这表明可能存在一些深层次的原因。

他表示:“这看起来像是结构性原因。”

银行要么自己承担利润打击,要么把损失转嫁给储户或房贷客户。联邦银行西太银行最近都在削减存款利率,但从逻辑(和历史经验)来看,借款人最终可能会感受到痛苦。

这就是为什么一些分析师(虽然不是全部)预计,大银行将小幅加息约0.1个百分点。对于房产投资者或持有只付息贷款的人来说,涨幅也许会更大。

没错,在银行行为受到皇家委员会监视的情况下上调房贷利率,将会激起政客们更多的愤怒。但如果银行无限期地吸收这些额外成本,这倒是很让人惊讶。

 

(本文译自《悉尼晨锋报》 Clancy Yeates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