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一大批小銀行紛紛上調利率。80%的借款人都是找四大銀行貸款,即使你是其中一員,也應該注意這一點。

當然,到目前為止,各大銀行一直拒絕提高自己的抵押貸款利率——因為這無疑會使它們成為更醒目的政治目標。

但大銀行面臨的金融問題與它們的小型競爭對手是相似的,這意味着它們陷入了兩難。它們是否要讓股東、存款人和企業借款人承受融資成本上升導致利潤率受擠壓的痛苦?還是要冒着政治打壓的風險提高房主的成本?

在金融市場上,大多數經濟學家認為,儲行在大約一年內不會調整官方利率,甚至可能更久。但許多專家認為,商業銀行——它們決定我們實際支付的利率——可能會做出不受歡迎的選擇,在RBA採取行動之前加息。原因如下。

我們大多數人並沒有真正理解,或者特別關注銀行的融資成本。但是下列圖表凸顯了一個趨勢,如果你有抵押貸款的話,這個趨勢很可能會影響到你。

這張圖表顯示了“廣義貨幣”增長急劇放緩。廣義貨幣指的是銀行在存款中持有的貨幣和現金。廣義貨幣目前正以1993年以來最慢的速度增長,其增長率與信貸增長率之間的差距是10多年來最大的。

通常經濟學家不會太在意這個。貨幣供應量曾對上世紀70年代和80年代初的利率設定產生重大影響,但滙豐銀行經濟專家保羅•布洛克斯漢姆(Paul Bloxham)表示,對市場經濟學家來說,這一理論現在基本上已經“失效”。

然而,目前的數字更有趣。貨幣增長大幅放緩意味着,銀行可能需要開始為日益稀缺的存款支付更高的利率。

事實上,一些較小的銀行已經在這麼做了,儘管到目前為止只是做出很小的變化。存款約佔銀行融資的60%,因此,存款利率升高最終將導致抵押貸款變得更貴。

那麼,為什麼“廣義貨幣”的供給突然增長得如此緩慢?

沒有人確切知道,但Bloxham表示,一個可能的解釋是,企業的現金存款一直在以較低的速度增長,這或許是因為企業正利用現金進行投資。退休基金存款持有量的增速也放緩了,人們猜測它們將資金轉移到了海外,以獲得更高的回報。

一些人還認為,資金枯竭是因為銀行需要在本財年結束前獲得資金——儘管現在看來這種可能性不大,因為現在已是7月。

無論具體原因是什麼,“廣義貨幣”增長放緩之際,各銀行正被迫在批發市場支付更多成本,該市場是它們的另一大融資來源。

如果不加以控制,這些趨勢可能會使四大銀行的集體利潤減少數億元。

AMP Capital首席經濟學家沙恩•奧利弗(Shane Oliver)指出,迄今為止,融資成本已經上升了約6個月,這表明可能存在一些深層次的原因。

他表示:“這看起來像是結構性原因。”

銀行要麼自己承擔利潤打擊,要麼把損失轉嫁給儲戶或房貸客戶。聯邦銀行西太銀行最近都在削減存款利率,但從邏輯(和歷史經驗)來看,借款人最終可能會感受到痛苦。

這就是為什麼一些分析師(雖然不是全部)預計,大銀行將小幅加息約0.1個百分點。對於房產投資者或持有隻付息貸款的人來說,漲幅也許會更大。

沒錯,在銀行行為受到皇家委員會監視的情況下上調房貸利率,將會激起政客們更多的憤怒。但如果銀行無限期地吸收這些額外成本,這倒是很讓人驚訝。

 

(本文譯自《悉尼晨鋒報》 Clancy Yeates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