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有超过900名与在海外或网上与澳洲公民结为伴侣的外国人获得配偶签证。

这些数字相当于每年约有48,000名外籍新娘——有时是新郎——在获得内政部授予的家庭移民类别配偶签证之后,获允移居澳洲。

配偶签证的规定自1996年以来就没有变过,当时霍华德政府要求外籍人士必须等待两年才能被接受。   

现在,澳洲最受尊敬的人口专家之一呼吁制定更严格的规则,以确保获得签证的人能说英语、能融入这个国家并且工作。

澳洲人口研究所所长比瑞尔博士(Bob Birrell)表示,现行规定可能遭到滥用。

他告诉澳洲《每日邮报》:“我的主要关注点是我们对配偶移民的规定有多么薄弱。一个人可以赞助18岁左右的配偶。他们可能昨天才刚到澳洲,但我们对配偶的财务能力或财务保障,或者对配偶的规定,都没有任何评估。这真是太夸张了。”

蒙纳士大学前学术和移民政策顾问比瑞尔博士表示,现有制度也允许失业者担保配偶来澳。“他们没有工作,他们可能在领福利金,现有制度也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他说,“也没有任何也没有任何对被担保的配偶融入澳洲的能力的评估:他或她会英语吗,有任何技能吗?”

劳伦斯(Lawrence Shave)是一位74岁的五旬节福音派牧师,他来自珀斯南区,两度离婚,五年前娶了一名乌克兰女子奥克萨娜。

不幸的是,奥克萨娜为另一个男人离开了他。

去年,他通过SingleBridesAgency.com相亲网站打广告,寻找一名年龄在20到44岁之间的俄罗斯新娘,该网站专门为东欧女性牵红线。

这位牧师曾在2017年作为一族党选举候选人,他想找一名信仰基督教的俄罗斯女性。

去年他告诉《每日邮报》,自己仍在寻找具有传统家庭价值观的特别的基督徒伴侣。

比瑞尔说,特别是来自亚洲国家的女性,经常寻找澳洲男性为伴,以便摆脱贫困的生活。他说,来自越南和菲律宾的一些永久居民在澳将面临压力。

与此同时,澳洲将在未来30年内增加1180万居民,到2046年人口将膨胀至3600万。

澳洲的总人口增长速度超过美国、英国和印尼,移民占人口增长的近三分之二,总人口将在8月的第一周超过2500万里程碑。

如果澳洲的移民人数继续增加,墨尔本到2051年将拥有800万人,并超越悉尼成为澳洲最大的城市。

预计悉尼到2046年将增长到740万人,布里斯班和珀斯的人口将增加一倍,达到400万人。

自千禧年以来,更多在澳洲永久定居的移民出生在印度,而不是其他任何地方。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00年至2016年期间有近30万永久移民从该国抵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