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正值澳洲开学季,大部分的留学生和本地学生都在这段时间返校开始新的一学期的学习。而澳洲各大名校除了在应付新入学的新生以外,也开始着手设计接下来的招生思路,并且拟定一些招生的策略。就在刚刚过去的几天内,7月20日,澳洲The Australian及Financial Review突然花大篇幅曝光了这样一个报道:

在大家还不知悉的情况下,澳洲八大联盟Group of Eight

正式向澳洲国防部,

发出紧急会议申请!

而这次会面,

主要是为了就

对待留学生态度问题进行讨论。

是什么让澳洲八大如此团结地,联手上书国防部?这次不同于以往,不仅仅是谴责亦或是发表言论,是真的采取行动了↓↓↓

这一切都源自于国防部日前发出的一项提议:应该严格监控所有海外留学生,尤其是来自亚洲的。

Lisa Murray撰写,澳媒表示澳洲大学们尤其是澳洲八大正在针对澳洲国防部的这一举措发出集体抗议,认为这会让澳洲大学们遭到名誉损失。

甚至有本地新闻媒体,

针对这次的联手抗议做出了

如下这幅图↓

究竟是什么意见让澳洲大学们都坐不住了?这来源于国防部近期发出的一个提议,他们一直怀疑有海外留学生在澳洲境内从事间谍活动,这些行为会极度损害澳洲的利益。

而之所以由国防部接管,也是因为澳洲政府认为,目前的对于国外留学生特别是中国留学生的招生流程过于简单,缺乏了有力的监控。本地政府担心,这样会导致科研结果被中国和澳洲的大学分享,用于一些其他目的。比如超级计算机技术,及人工智能。

此外,澳洲国防部提出了关于“国防贸易管制法”的审查要求:

1、加强国防部对于科研和创新项目的搜查、监管和扣押权;

2、提高目前设定的科研门槛上限;

3、国防部要求加强对于八大乃至其他澳洲大学招生过程的监管;

以上几点中,第三条尤为让澳洲本地大学不适,加强对于申请澳洲大学学生的监管,这无疑对于本地的生源是一个冲击。

可能不仅仅限于对于申请材料的审核,更多是对于申请学生的背景审核,这样的审核会阻碍许多学生进一步考虑到澳洲就学。国防部甚至亲自干涉其中流程。

对于科研项目,这是八大提高自己学术水平和地位,并且创造经济价值的一个重要方式,任由国防部进行监管首先会导致资料和项目的保密性大大降低,其次也会干扰到研发的正常进程。

其次就是在招生过程中,如果国防部加以干预,可能更多地优秀人才会被拒之门外,这对澳洲的科研发展十分不利。

严格来说,海外留学生是各个大学目前的主要收入来源,这部分收入将会用作加强师资力量,改善教学环境,增加科研项目投入,在这些方面进行提高之后学校的综合实力和综合排名才能升高,变得更加有竞争力,可以吸引到更多优秀的人才加入,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但是国防部在没有拿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仅仅凭借一个主观臆断,海外留学生,或者说亚洲留学生可能对澳洲社会存在威胁,就要开始大举限制学校的招生和科研,甚至于国防部的安全专家还表示澳洲大学还有可能协助中国发展军事项目…这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对此,澳洲八大联盟的首席执行官Vicki Thomson女士怒斥:

这种做法让学校和科研机构蒙羞!

结果,八大联盟直接递交了会面的申请,希望可以严肃认真的解决这个事情,并且对于现有的想法和措施表示反对:尤其是解决对于留学生的歧视和莫名敌意!

不仅仅是八大联盟,国防部的这一项提议严格来说损害了澳洲所有高等学府的利益,悉尼科技大学校长Glenn Wightwick在提交评审报告时说:

国防部的要求是无理而且过分的!这个计划将会进一步损害中澳之间的关系,对澳洲的经济、学术发展也有极大地损害,最重要的是这可能是一个连锁反应,留学生本来是可以为澳洲提供进步动力的新鲜血液,一旦这个血液枯竭,对未来的影响可想而知。

工党负责科学与研究事务的言人接受了《澳大利亚人报》的采访,他对国防部的这个提议表示质疑,澳洲本就是一个移民国家,但是现在的风气越来越近似于以前的白澳主义,近百年来的发展已经正式移民才是推动澳洲发展的核心动力,现在要把这个动力砍掉,实在让人无法理解!

不过,就在同一时间,澳洲部分八大也宣布了自己近期的一个招生风向标。

ANU停止扩招留学生

根据ABC报道,澳洲国立大学ANU决定停止扩招国际留学生及国内招生人数。

校长布莱恩·施密特(Brian Schmidt)告诉澳媒,目前ANU已经达到了合适的规模大小。然而,他并没有透露明确的学生上限。

施密特说:“这所大学目前约有2万名全日制学生。我们的规模已经达到了需要的水平,所以我们不打算增加学生数量了。有时候,学生数量过多反而会不好。”

从2013年到2016年,ANU的国际学生已经增长了近2000名。

而其他大学对于国际留学生招生,则有不一样的看法:

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表示将持续现有的扩招规模,保留目前招收国际留学生的比例。

墨尔本大学、昆士兰大学则表示,没有计划限制目前的招生比例,我们在努力让学生来源更多样化,而且两所大学的学位在世界上也有很高的需求。

其他大学则暂未表态。

其实,澳洲八大等,如此严肃地对待这次的提议可能也是发现到澳洲政府近期对于留学生群体及潜在移民的一些举措…

国会禁止留学生实习!

在前段时间,红领巾曾报道了一则新闻,关于ANU的国会实习项目针对留学生被关停的事件,也成为了一个热议话题:

ANU为一些政治学专业的学生和对国家政策感兴趣的学生提供了在堪培拉各部门实习一周(1week)的机会。

这个实习机会主要是为了能够让学生更加贴近政治,更加了解自己所学习的科目,更加深入地理解澳洲的国家政策。

面对澳洲大学生源市场的激烈竞争,澳洲国立大学号称是唯一一所可提供联邦国会实习项目的大学。该校网站上写道:在国会议员和参议员办公室里实习,而且将参与包括制定国策在内的多项工作。

但是根据澳洲金融界最权威的媒体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报道,此类实习的基本申请条件原来为以下:

1、ANU的全职学生

2、有英语成绩证明

3、成功完成2年的全职学习

但是从2018年接下来起,赠加了一个限制条件,那就是:

仅限于澳洲本国公民参加!

这也代表,实习机会

将不为任何留学生开放。

换句话说,这一新加入的规定,拒绝所有外来学生参与其中!如果只是以为澳洲政府针对的是全部的留学生群体,从表面上看似乎是的。

然而,背后却似乎有更深层次的意味…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多家澳洲媒体同时爆料:

这其实主要为了防范,

来自中国的学生。

细节为以下:

外国学生已经被禁止从事在联邦政府办公室内的实习,只有MP可以有特权豁免。

本来这一次实习并没有明确的国籍限制,但是一些澳洲政府议员向国会参议院议长Scott Ryan和众议院议长Tony Smith提出了这样一个担心:

担心中国学生利用特权,

进入重要政要人员的办公室

窃取机密文件。

关于是否向中国学生开放这次实习机会甚至引发了议员们的讨论,最后参议院院长Scott Ryan和ANU发布了联合声明:

实习学生仅限于澳洲公民

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高级分析师Malcolm Davis甚至直白的表示:

“我们为什么要允许外国人在国会大厦获得敏感材料,而且可能是机密材料?”

不仅取消了中国留学生的实习机会,2017年国会服务部还取消了驻澳大使馆外交官的通行证权利,

这意味着中国大使

无法在国会大厦内自由活动。

此外,澳洲的大学在这类问题的表态上,则是一直都偏向留学生一端,这样的反抗虽然未有这次这样正式且直接,但是各所大学也一直在表态自己的意见。

澳洲八大 vs 政府

澳洲八大联盟和国防部的严肃会谈并非学院和政府的第一次交锋,今年年初,外交部长毕晓普在采访中表示有中国间谍伪装成留学生企图操控澳洲社会舆论。

悉尼大学校长Michael Spence之后便直接公开指责谭保政府的“恐华论为胡言乱语”,尤其是将留学生质疑称间谍的行为令人发指。他自2008年7月以来担任悉尼大学校长一职。

Spence校长表示如果政府一直保持这种莫名其妙的敌对态度,不仅留学产业会遭受打击,就连进出口行业也会受到影响。

悉尼大学校长Spence表示:

“没有任何证据,就把留学生称作间谍,这完全就不是一个欢迎的态度,这些家庭为了把孩子送到海外留学做出了巨大牺牲,我觉得需要给他们一个公平的环境。我从来没有看到大学做出的任何决策受到了中国方面的影响,我也没见过学校因为所谓的“恐华”而做出什么决定。”他还称,这些中国留学生是炙手可热的,“美国和欧洲的大学正排着队等待接收他们。坦率地说,澳大利亚大学要保持在世界前100名大学中的地位,就需要向来自世界各国的学生开放。”

在之后,曾有澳媒报道说,澳洲总理谭宝访华被拒,而同样被拒的还有澳洲六所著名大学的校长…

UNSW大学的Ian Jacobs

悉尼大学的校长Michael Spence

墨尔本大学的校长Glyn Davis

莫纳什大学的校长Margaret Gardner

澳洲国立大学的校长Brian Schmidt

西澳大学的校长Dawn Freshwater。

今年1月,中国方面取消了20多场中国学生来新州公立学校的参观活动,这让澳洲的中小学和大学领袖们感到非常担心。

两周前,中国有开始大举废除合作办学项目,和澳洲相关的就有35个合作办学被取消。官方公告如下: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办学条例》及其实施办法,依据中外合作办学者申请,经审查,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卓越国际学院等 5 个机构、北京大学与香港大学合作举办牙医硕士学位教育项目等 229 个项目,符合章程和协议要求终止的规定,批准终止。

许多澳洲名校,

都成为了这次被动刀的对象。

澳媒迅速报道了这个消息,根据《金融评论报》报道:

此通知中,

有45所中澳联合办学项目被叫停。

澳洲被砍的项目,

仅次于英国的60个。

美国有约25个项目受影响。

受到影响的合作办学项目学校包括:

西澳大利亚大学与上海海事大学,

悉尼大学与上海复旦大学,

新南威尔士大学与北京科技大学,

莫纳什大学和哈尔滨工业大学,

墨尔本大学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之间的项目。 

合作办学被砍后,受到影响的澳洲大学:

詹姆斯库克大学,

悉尼科技大学,

迪肯大学,

麦格里大学,

拉筹伯大学,

卧龙岗大学,

斯威本大学

塔斯马尼亚大学。

这不砍还好,一砍感觉澳洲的主流大学都受影响!

澳洲八大名校中悉尼大学、墨尔本大学、UNSW、UWA、莫纳什大学等名校均有和中国的合作项目被终止。而非八大的名校UTS、塔斯马尼亚大学、迪肯大学、卧龙岗、MQ等也都纷纷中招!

……

如果没有了留学生的支持,澳洲大学的经济链将面临崩盘,在这种关键时刻国防部还跳出来要监控留学生的招生,所以澳洲八大才终于忍不了,联合起来抵制这样的做法。

最后,其实还是挺佩服澳洲政府的:无论是恐惧中国的崛起还是恐惧中国留学生的可能“多目的性的侵入”…这种执着的精神着实让人“敬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