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前飞进飞出(FIFO)工作者揭示了为什么他和无数澳人都拒绝从事高利润的采矿业提供的年薪15万元的工作。

在西澳采矿业,有超过1,000个职缺可供争夺——雇主迫切需要填补广泛的职缺以保持运营。  

然而,尽管薪水奇高且待遇轻松——包括带健身房、游泳池和酒吧的免费住宿——可求职者还是选择留在家中。

要求匿名的黄金海岸工作者瑞恩表示,他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够脱离飞进飞出行业。

他接受news.com.au采访时透露,他和同事们都深受在矿井中工作的极端精神和身体压力影响。

“事实证明,如果你干FIFO超过两年,情感关系破裂的可能性高达四分之三,当然有人喜欢在外面工作,因为他们无牵无挂,但大多数人都再也不想去那么远的地方工作了。”他说,“我认为连续工作四周应该是违法的。”

瑞恩说,连续数周远离家人十分艰难,会错过所有重要的家庭活动和纪念日。

他曾在全澳各地工作,发现西澳矿山是最偏远也最艰苦的。

加剧这种隔离感的是,在西澳大多数矿山的网络和电话讯号都不好,有时甚至压根没有。

根据SEEK的数据,过去一年网上的采矿业工作招聘广告飙升32%,几乎没有经验的求职者也可获得高薪。

矿产和能源商会呼吁引进技术移民来做澳人不想要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