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couriermail.com.au報道,上千名外國富翁通過投資簽證就可以跳過超長的移民隊伍,直接買通到澳洲的路。數據顯示,投資簽證已經為澳洲經濟注入了110億元。

但生產力委員會最近發現,投資簽證可能誘發詐騙的發生,而且對澳洲沒有什麼益處,譚保政府正在審查這一簽證類別,可能會徹底取消。

據悉,上百名申請者的投資簽證申請被拒絕,因為他們無法提供資金來源的證明。

有些申請者在將錢轉到海外的過程中遇到了困難,而其他有些人則被發現提供偽造文件,也有報道稱,這些人捲入了包括行賄、內部交易或詐騙等不能被接受的犯罪活動中。

申請者需要500萬元就可以申請重大投資簽證,該簽證是從2012年開始實施的。那以後,共有近2000名富翁通過這種最快速移民方式之一成功申請移民澳洲。

到目前為止,這些富豪通過重大投資簽證為澳洲經濟注入了98.7億元。按照該簽證的規定,申請者需要先投資澳洲股票、企業項目獲債券,4年後才可以申請永居。

在這段時間期間,他們每年只要在澳洲待40天,但是還要受到州政府或領地政府的擔保才可以申請。

中國投資者在申請者中佔有很大比例。

另一種投資者簽證的審核程序相對較慢一些,在5年的時間內,705名投資者為經濟注入了10.57億元。按照該簽證的規定,申請者需要投資150萬元,2年後可以申請永居。

內政部數據顯示,過去5年,兩種簽證初始申請人的逾6530名家人也已經來到了澳洲。

根據內政部去年提供給議會的數據,還有2025名申請者被拒絕,絕大部分是因為他們無法提供明確的資金來源證明。

內政部目前正在審查商業投資簽證類別。生產力委員會早在2016年就提出政府應廢除重大投資簽證,另外要求申請者投資1500萬元的高端投資者簽證也應該被廢除。到目前為止,政府還沒有簽發出高端投資者簽證。

Austrac也對重大投資者簽證表示擔憂,稱確定申請者的錢是否是合法所得是非常困難的。

但澳洲華裔企業傢俱樂部主席袁理查(Richard Yuan,音譯)則對澳洲新聞集團表示,這些投資者為澳洲經濟做出了很大貢獻。

他還指出,考慮到美國正在和中國進行貿易戰,現在正是澳洲政府考慮對簽證申請規定作出改變的時候,富豪投資者申請簽證應該變得更容易。

”我們需要這些資金,現在是討論這個問題的好時候。澳洲從簽證計劃中獲益的潛力很大。“

袁理查還補充說,政府必須提醒這些申請者,他們在澳洲的投資是可能會損失的。他說,簽證申請獲批的投資者中,近半都因為缺乏管理而有所損失。

自由黨聯邦議員Jason Wood也表示,他完全支持政府保留投資者簽證。

”這些人為澳洲經濟做出了貢獻,而且為澳洲人創造了就業,我完全支持加快他們的簽證申請過程。對我來說,這就是把錢帶到國內來,就算我們不這樣做,其他國家也會這樣做。“

Wood還補充說:“我們批准了那麼多人道主義簽證,這也是一種用來平衡的合理方式。”

Wood認為,改變移民法案的首要是遣返那些犯下暴力罪行的移民,而不是只判處他們一年監禁。

工黨的移民事務發言人Shayne Newmann卻指責內政部部長達頓,稱其忽視了澳洲移民計劃中的“真正問題”。生產力委員會發布報告已經600多天了,政府依然沒有作出回應。

去年,內政部就曾在參議院承認,投資簽證有可能出現“嚴重經濟詐騙”的。

而國籍及多元文化事務部長Alan Tudge則表示,在審查結果出來之前,他持保留意見。

Tudge稱,審查的目的是評估現有簽證“是否能讓澳洲吸引到最好的商業移民、企業家、投資者和有出眾才能的人。”

悉尼移民中介Phillip Silver表示,申請者需要提供的資金來源證明是非常嚴苛的。他最近的一名客戶就被要求提供早至1990年的證據。

Silver稱,其實很多申請者並不是真的想住在澳洲,他們把這種簽證當做是讓孩子可以在澳洲接受教育並居住在澳洲的一條捷徑。

同時,聯盟黨多名聯邦議員對自由党參議員Deam Smith的提議表示支持,希望對澳洲的人口和移民水平進行為期一年的審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