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悉尼晨锋报》报道,费尔法克斯传媒获得的一份财政部简报显示,澳洲削减3万移民的措施将给联邦预算带来一年5亿的损失。

到6月30日的一年内,澳洲共审批通过了16.2万份永久签证的申请,与此前一年相比减少了19万份。而内政部部长达顿也指出,这说明政府政策正在起效。谭保政府则一直把移民当成是左右周六补选的关键问题。

从2017年4月到2018年4月,财政部就削减移民带来的经济影响向内阁提交了两份报告。就算是根据《自由信息法案》的要求,政府也不会公布这些报告的内容。但是费尔法克斯传媒已经获得了而一份财政部简报,显示了他们计算个人移民对政府收入做出贡献的方式。

据悉,财政部是从个人层面上计算移民贡献的,包括“移民的个人收入以及澳洲税务局提供的退税数据等”。

上一个财年的16.2万永居移民数量将我们带回到了2011年以前的水平。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5年,移民数量从16.87万增长到18.5万,政府一年的税收也达到了5.69亿元。

“为了评估这些,我们还对不同类别移民的特征进行了区分,包括技术移民、家族移民和人道主义移民,以及永久居民及临时居住签证移民之间的互动。“

财政部没有具体列出每种移民类别做出的贡献,但是技术移民每年都会缴纳大量税款。而家族移民和人道主义移民则在短期内会通过社会服务消耗一部分预算。而过去一年削减的移民大部分都是技术移民类别。

前总理艾伯特此前曾呼吁,应把移民数量削减到11万,财长莫里森对这一建议提出了批评,警告称,此举会让澳洲未来的经济陷入风险中。

今年4月,达顿强烈建议削减移民,称因为政府加强了审查程序,移民数量已经有所减少。而且澳洲”因此拥有了更好的移民计划“。

”我们希望这些来到澳洲的移民尽可能年轻,而且掌握着很多技术,他们可以尽可能长时间地缴税,为澳洲经济做出贡献。“

商业社区指责联盟党和工党利用反移民情绪,来获取选区的选票。这些选区都因为失业率和收入增长率较低而备受折磨。

两个党派都强调了选民对交通拥堵和住房可负担性的担忧,但是预算也显示,大量削减移民还将可能对政府收入产生很大影响。

移民及国籍部前经济学家Mark Cully现在在工业部工作。他指责称,财政部的计算方式太过简单,因为他们是对4年间的收入数据进行估算,而不是移民的一生。

Cully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在早期定居澳洲的时候,有些类别的移民可能会给澳洲经济带来负担,但随着情况的改善,之后的几年都会逐渐补偿回来。”

“对孩子而言,情况更是如此,而且一般来说人道主义移民的情况也会逐渐改善。”

Cully指出,也许在4年的时间内,一名40岁的技术移民贡献的税款会比15岁的难民要多,但是就两个人的一生而言,情况或许就不一样了。

而且从对预算案的影响来考虑也太过简单,有些移民可能通过创业来做出贡献,因为他们要缴纳企业税,而且还要雇佣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