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乡镇航空服务收取的高到离谱的票价,让乡村小镇对澳大利亚主要航空公司的企业实力产生了不满。

Mount Isa,Cloncurry,Weipa,Kununurra和Newman等地的居民觉得他们因为生活在偏远的地方而遭到了勒索,如果他们想去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旅行,都要被迫支付数千元的机票。从Mount Isa和Townsville到Weipa和布里斯班等目的地的票价,比从悉尼到洛杉矶的票价要高得多。

这个问题是昆州参议员奥沙利文(Barry O’Sullivan)共同主持的参议院调查的主题,但育有三个孩子的Mount Isa母亲艾玛(Emma Harman)对这项调查所能取得的成果持怀疑态度。

3月下旬,艾玛的丈夫肖恩不幸在车祸中丧生,她谴责乡镇航线高昂的票价,是导致她丈夫死亡的原因。

当时,他们的儿子要从Mount Isa感到悉尼搭乘“青年奋进号”(Young Endeavour),面对高昂的机票价格,肖恩选择驱车1200公里送儿子到凯恩斯,这样一来飞到悉尼的价格会便宜得多。就在距离目的地只差200多公里的时候,43岁的肖恩为了避开公路上的动物急转方向盘,结果他们的车辆撞到了树上。

他的妻子和三个孩子幸免于难,但他却不幸身亡。悲恸欲绝的遗孀认为自己有必要大声说出这件事,因为乡镇航线上的票价和服务都“需要关注”。

“亲朋好友来参加肖恩的葬礼时,一些人是从新西兰过来的,但他们从布里斯班飞到Mount Isa的机票,居然比国际的这一程还要贵。他们吓坏了。”艾玛说,在镇上生活了九年之后,机票一直保持高位,同时飞机却越来越老化。

“我们向澳航(Qantas)或维珍澳大利亚航空支付高昂的票价,但我们乘坐的Alliance客机真的很老,”艾玛说,“没有机上娱乐,食物很差,有时飞机甚至没出现。”

昆州议员凯特(Rob Katter)也有同感,他为偏远社区居民被航空公司视为二等公民而感到难过。“我们有家人为了去参加葬礼而贷款。”凯特说,“我办公室里有位女士,她的孩子们经常加入运动队,但父母却不得不拒绝他们随队出游,因为他们付不起机票。有很多这样的故事。”

他说,联邦政府应该强迫航空公司披露定价过程。

奥沙利文参议员表示,参议院的调查正在寻找价格欺诈以及可以追究航空公司责任的其他行为的证据。

但澳航表示,乡镇航班的运营成本确实高于州府城市之间的服务。“由于乘客和频率分配成本较低,很难在乡镇航线上实现效益。”

维珍提交的文件称,乡镇票价波动的因素很多,包括需求、预订日期与旅行日期的接近程度、竞争活动、季节性、运营成本以及机场定价和税收等第三方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