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已经完成,一份利润丰厚的对华牛肉出口合约正在等着,现在是时候到上海外滩的高级餐厅与新商业伙伴共同庆祝了。

自然,您可以在菜单上订购最昂贵的食品——一客375澳元的500克顶级和牛牛肉,附带一位澳大利亚王牌饲养员的名字。你知道它是真货,毕竟这家餐厅素以优质食材和真材实料闻名。但你仍免不了有0.001%的小小怀疑:万一供应链的某一处有人把它换成了更便宜的肉块该怎么办?当今中国有那么多在食品方面以次充好和掺假的例子,你很难绝对肯定。

没问题——餐桌上出现了戏剧性的发展,“牛肉侍酒师”掏出一部智能手机,点开相关的应用程序,把它对准牛排,然后屏幕上便出现了整块肉排的出处,甚至可以追溯到这头牛的亲子关系,它所在的农场,放牧的牧场,喂食谷物的天数,以及加工的时间和地点。    

听起来像做梦?现在是的。但是,对于计划参与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及其合作伙伴目前正在开发的“食品信托平台”的牛肉生产商,这种情况可能会在未来12个月内成为现实。

秘密在于隐形喷雾——微米级二氧化矽“立方体”几乎像最好的面粉一样精细,通过电子蚀刻程序喷射到牛肉的一侧,为每根牛排创建可追踪的序列化条形码。

这种蚀刻工艺得到了澳大利亚政府食品标准局的批准,可以承受从零下40摄氏度到1400摄氏度的冰冻温度和灼热。隐形标记不会影响肉质;肉的味道也不受该过程产生的独特“标签”的影响。普华永道澳大利亚农业企业代表赫拉蒂(Craig Heraghty)称,这一结果对该行业“绝对是一个改变”——一个隐蔽的、可食用的、不可改变的标签。

“当我们两年前开始创建这个技术平台时,我们的指导原则是提高农场的盈利能力,并在消费时向客户提供更多信息,”赫拉蒂告诉《日经亚洲评论》,“这将向您展示整个供应链。它将为品牌产品提供信任,并意味着农民的承诺可以超越边界。”

对于澳大利亚顶级品牌如Jack’s Creek——曾获得三项“世界最佳牛排”奖项——以及David Blackmore著名的和牛而言,这应该意味着更具国际信誉。根据西方食品安全机构的数据,世界迫切需要食品安全和真实性的保障,每年约有价值650亿元的假冒食品。

中国是全球超过70%的假冒食品来源及其终端市场。赫拉蒂表示,仅在肉类行业,全球20亿元的以次充好和掺假行业就有大约四分之三的欺诈产品在中国销售。例如,在中国只有一半被称为“澳洲牛肉”的肉实际上来自澳大利亚。

据肉类行业研究和开发机构澳大利亚肉类与畜牧业协会(Meat&Livestock Australia,MLA)称,中国在2017年购买了11万公吨澳大利亚牛肉,价值7.82亿澳元(按今天的价格计算为5.73亿元)。

MLA预测,随着城市化和可支配收入增加,经济转向消费驱动,中国消费者对优质进口牛肉的需求将继续增长。澳大利亚在这个市场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巴西、阿根廷、乌拉圭和新西兰。

虽然中国收入增加意味着对肉类和乳制品等富含食品的需求不断增长,但人们对食品安全问题的认识也在提高。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于2016年10月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中国人将食品安全视为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从2008年的12%上升到2016年的40%。这就为拥有“干净绿色”形象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提供了营销优势——只要没有漏洞并且没有出口污染。

普华永道的食品信托平台旨在通过强调肉类的来源来解决安全问题。

“我们正处于这项技术的试验阶段,用来自Hunter Valley、Hunter Valley以及澳大利亚北部和南部地区的五六个标志性澳大利亚牛肉品牌正在进行试验。”

自澳大利亚,首批推出新追踪系统的地方之一可能是Victor Churchill,这是悉尼东区的高档肉类商场,那里最好的Blackmore和牛一公斤要价500元。

澳人每天都希望能买到价格低廉的鲜美牛排——而Coles和Woolworths等大型连锁超市的优质牛肉价格在每公斤30至35元之间。但跟踪系统只会导致每块牛排贵上几分钱,没有理由不能在肉类贸易中广泛应用。

届时,中国高端牛肉的消费者将不再需要考虑来源,但澳人也将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