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或者看起来像中国人的人——在他们的超市手推车里装满了罐装婴儿配方奶粉。

他们不尊重别人。不考虑其他人——比如因为孩子患有乳糖不耐症而需要特殊配方奶粉的妈妈。他们完全无视澳大利亚的价值观。这是澳大利亚公认的想法。 

每隔几个星期,就有一些愤怒的路人妈妈会拍下一群偷偷摸摸的亚洲人,他们大量囤购货架顶层的奶粉,把它们藏在掀背车里。这些妈妈们会把照片上传到脸书(Facebook)上的妈妈小组,随之而来的是愤怒。但实际上,我认为我们应该站在他们一边。我们应该支持那些偷偷摸摸的中国购物者。我们应该为他们鼓掌。

因为中国人民,无论像澳大利亚这样的“盟友”把中国政府假装成什么样,他们都被困在极权政权的大拇指之下。这个政权一再摧毁消费者对安全产品的权利,危及儿童和其他所有人的生命。

2008年,至少有6名婴儿死亡,数千名婴儿因三聚氰胺中毒而罹患重病。三聚氰胺是一种被掺入大量中国产婴儿配方奶粉的化学提取物。

政府对此的回应是对一些制造业高管提出刑事指控,指控他们故意添加三聚氰胺——一种用于制造塑料瓶和容器的材料——诱使监管机构认为配方奶粉的蛋白质含量比实际含量高。

但这一丑闻显然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随后涌现出了各种消费品丑闻。奸商在污水中加工豆腐以加速发酵过程。羔羊肉实际上是老鼠肉。从面条到汤头都添加了各种化学品和致癌物质。

最新的丑闻与疫苗有关,一家主要疫苗生产商生产的狂犬病疫苗不合格且无效,销售了超过25万剂有缺陷的白喉、百日咳(百日咳)和破伤风疫苗,有可能杀死和严重危害儿童。

顺带一提,中国强制儿童接种这种疫苗。我非常相信接种疫苗作为公共卫生措施的价值。我讨厌那些会让任何人不敢给孩子接种疫苗的故事,因为在澳大利亚,所有证据都表明我们的疫苗是安全有效的。我相信每个人都应该让他们的孩子接种疫苗。

这只是中国一系列重大疫苗丑闻的最新消息,每一次政府都发誓要对乱来的制造商和懒惰的监管机构采取行动。

你会经常听到澳大利亚人抱怨“保姆国家”侵犯了他们的自由。

但是,我们都应该感谢自身的幸运,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法规严格且政府机构尽职监管市场的地方。

中国的高压式共产主义正在让位于一个在市场上无法无天的富豪阶层,他们显然不受政府监管的干扰。

毫不奇怪,中国人并不十分相信事情会发生改变。

他们给自己找到了一种替代品——用来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牛奶制造的清洁,安全的婴儿配方奶粉。

如果我在中国有带着孩子的朋友或亲戚,不管是谁拍照想要羞辱我,我都会继续抢购奶粉的。

 

本文译自《每日电讯报》Claire Harvey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