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澳洲家庭的实际收入自2009年起就停滞不前。当时,家庭可支配收入中值为$79,160,而到2016年,这一数字仅些微提高至$79,244。

越来越多的澳人正在租房,而且由于幼托费和公用事业费用飙升,许多人面临越来越大的财务压力。

尽管如此,对福利的依赖程度已经下降,女性受教育程度也越来越高,但在理财知识方面,她们仍远远落后于男性。

随着女性忙于工作和经营家庭,但失去全职工作的男性却增加了,迫使他们增加了对家庭的投入,开始做更多的家务。

澳大利亚住房、收入和劳动力动态(HILDA)报告显示,对开销上升的担忧导致财务压力“相当高”。

该报告发现,2002年和2003年,双亲家庭每周花在未上学儿童的幼托支出中值从71元上升到2015年和2016年的154元。

同一时期,单亲家庭的这一支出中值从44元攀升至102元。

公用事业成本也造成了沉重打击,家庭电费支出从2006 – 08年的1727元攀升至2015 – 16年的2118元。

从2001年到2009年,工资增长强劲——平均工资在此期间每年攀升2447元或总共增加了19,573元。

但从那以后,工资增长急剧放缓。

男性对金融知识的理解好于女性。

在研究中,澳人被问到五个财务问题,49.9%的男性正确回答,而女性只有35.4%。

尽管如此,澳人的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在25至64岁人群中,拥有大学学历的男性从2001年的22.6%上升到2016年的31.1%。

女性在同一时期从22.6%上升到35.7%。

从2009年到2016年,家庭平均收入仅增长了2168元,即2.4%。

饱受经济压力的家庭似乎没有什么出路。

某年承受经济压力的人,约有54%翌年仍将面临经济压力。最常见的财务压力指标包括无法按时支付电费、汽油费或电话费,或付不起租金或房贷月供。

有些人甚至采取极端措施来节约现金。这包括典当他们的物品,不吃饭,不取暖或向家人或朋友要钱。

单亲家庭是首当其冲的族群之一。

报告的作者威尔金斯教授表示,该报告突显了更多的人正在承受财务压力,无力买房。“实际收入没有增长,但也没有缩水,”他说,“房价一直很高,直到最近为止增幅都很强劲,这导致租房人数增加。”

导致家庭收入停滞的原因之一是兼职工作和未充分就业十分普遍。对年龄在18-64岁的男性来说,这种变化特别明显,他们的兼职就业率从略高于10%升至大约14%,而全职就业率从2008年的73.3%下降到67%。

相应地,男性做家务的时间增加了——在2016年,他们每周花在家务上的时间为13.3小时,相比2002年只有1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