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澳洲家庭的實際收入自2009年起就停滯不前。當時,家庭可支配收入中值為$79,160,而到2016年,這一數字僅些微提高至$79,244。

越來越多的澳人正在租房,而且由於幼托費和公用事業費用飆升,許多人面臨越來越大的財務壓力。

儘管如此,對福利的依賴程度已經下降,女性受教育程度也越來越高,但在理財知識方面,她們仍遠遠落後於男性。

隨着女性忙於工作和經營家庭,但失去全職工作的男性卻增加了,迫使他們增加了對家庭的投入,開始做更多的家務。

澳大利亞住房、收入和勞動力動態(HILDA)報告顯示,對開銷上升的擔憂導致財務壓力“相當高”。

該報告發現,2002年和2003年,雙親家庭每周花在未上學兒童的幼托支出中值從71元上升到2015年和2016年的154元。

同一時期,單親家庭的這一支出中值從44元攀升至102元。

公用事業成本也造成了沉重打擊,家庭電費支出從2006 – 08年的1727元攀升至2015 – 16年的2118元。

從2001年到2009年,工資增長強勁——平均工資在此期間每年攀升2447元或總共增加了19,573元。

但從那以後,工資增長急劇放緩。

男性對金融知識的理解好於女性。

在研究中,澳人被問到五個財務問題,49.9%的男性正確回答,而女性只有35.4%。

儘管如此,澳人的受教育程度越來越高——在25至64歲人群中,擁有大學學歷的男性從2001年的22.6%上升到2016年的31.1%。

女性在同一時期從22.6%上升到35.7%。

從2009年到2016年,家庭平均收入僅增長了2168元,即2.4%。

飽受經濟壓力的家庭似乎沒有什麼出路。

某年承受經濟壓力的人,約有54%翌年仍將面臨經濟壓力。最常見的財務壓力指標包括無法按時支付電費、汽油費或電話費,或付不起租金或房貸月供。

有些人甚至採取極端措施來節約現金。這包括典當他們的物品,不吃飯,不取暖或向家人或朋友要錢。

單親家庭是首當其衝的族群之一。

報告的作者威爾金斯教授表示,該報告突顯了更多的人正在承受財務壓力,無力買房。“實際收入沒有增長,但也沒有縮水,”他說,“房價一直很高,直到最近為止增幅都很強勁,這導致租房人數增加。”

導致家庭收入停滯的原因之一是兼職工作和未充分就業十分普遍。對年齡在18-64歲的男性來說,這種變化特別明顯,他們的兼職就業率從略高於10%升至大約14%,而全職就業率從2008年的73.3%下降到67%。

相應地,男性做家務的時間增加了——在2016年,他們每周花在家務上的時間為13.3小時,相比2002年只有12.4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