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职业并非人们常常宣称的就业增长引擎,这部分就业人数的占比创下十年最低水平,而共享经济的兴起也未能扭转颓势。

最新的澳大利亚家庭、收入和劳动力动态(HILDA)调查显示,从2011年到2016年,“调干的自由职业者”没有任何增长趋势,依然只占劳动力的8.5%。

至于与雇员一起工作的自由职业者情况更糟,因为他们正在“以相当快的速度”从2001年的约8.6%下降到2016年的不到5.5%。

HILDA调查在2001年至2016年期间跟踪了17,500多人,报告指出,自由制造业者的下降“似乎与对‘共享经济’的广泛评论不一致”。

“HILDA调查证据表明,如果共享经济的增长速度真的像人们普遍认为的那样快,那么要么它把一种类型的自由职业者换成了另一种(就像计程车司机变成了开共享汽车的),要么就是共享经济的工作大多只是兼差。”

但即使仅限于兼差,也没能从数据中反映出来。

身兼多职的人数随时间推移变化很小,就算有变化,近年来也呈下降趋势。

从2012年到2016年,拥有一份以上工作的员工平均只占7.9%,低于调查前五年的平均8.8%。

报告认为,涉及‘共享经济’的兼差可能在增加,但若是如此,说明到目前为止,他们被其他形式兼职的减少给抵消了。

这也可能增加了对于共享经济未来的不确定性,因为调查发现,只有半数自由职业者能够坚持一年。

“自由职业者更容易失败,而非成功。”墨尔本大学教授和HILDA的共同作者威尔金斯说,“例如,在2001年至2006年间自主创业的人中,只有50%的企业一年后仍在经营。”

数据表明,单打独斗的自营职业者似乎“陷入了经济困境”,并且“对于许多人来说,成为自由职业者只是因为他们找不到更理想的正式雇佣工作”。

HILDA调查支持了最近的专家评论,亦即虽然Uber,Deliveroo和Airtasker等平台成为新闻炒作的热点,但对于传统的就业模式没有影响。

该报告还发现,男性员工的全职收入中位数为每周1414元,在2014年至2015年之间下降后只恢复了一部分。在2015年至2016年之间,女性的全职收入中位数为1154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