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被贴上“阶级叛徒”的标签,但我必须承认,我们这些婴儿潮世代,在人生的竞赛中享受了“快车道”的待遇。

我们中大多数人在就业市场和房地产市场上都没遇到什么困难。我观察了下现在那些聪明又满腔热血的年轻人,他们刚刚在这两个市场起步,我一点也不羡慕他们(当然,除了他们天生就会玩网络)。

(这里我要说明一下:那些要么被征入伍、要么去了越南的婴儿潮世代,他们过得并不轻松。在我们之后出生的人也不应该以为所有的婴儿潮一代从来没有失业过,从来没有交过大学学费,也没有遭遇过厄运。)

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及我们躲过经济衰退之后的十年里,就业市场一直供大于求。

这是真的,尽管失业率从来没有很高,现在也不是那么高。但是,储行的卓娅•德希伦(Zoya Dhillon)和娜塔莎•卡西迪(Natasha Cassidy)的一项研究证实了我长期以来的猜测:整体情况看上去没那么糟糕的原因是,从中学和大学毕业的年轻人承受了雇主劳动力需求疲软造成的后果。

无论你在媒体上听到什么,事实上,自从2008年9月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并没有很多工人被解雇。研究证实,雇主的行为已经改变。公司不太倾向于裁员,而更倾向于减少员工的总工作时间。

这对企业来说已经变得更容易了,因为他们有更大的能力雇佣兼职或临时员工。

总的来说,从整个经济的角度来看,这种行为上的改变是一种进步,是一种向较小罪恶的转变。突然失去你的工作是一个可怕的打击。有一份带薪工作总比没有好。

但这种微小进步的代价主要是由年轻人承担。成熟的员工通常能保住他们的工作,但是雇主们并没有提供很多入门级职位。他们提供给年轻人的工作更多是兼职。

其结果是,受教育的毕业生在寻找一份适合自身学历的全职工作时遇到更大的麻烦,需要耗费更长的时间。

该研究称:“过去10年,年轻人的失业率和就业不足率上升速度是整个就业市场的两倍。在20到24岁的年轻人中,脱离学业或就业的比例也在增加。”

毫无疑问,你已经听说,虽然官方失业率一直在下降,但就业不足率——想要增加工作时长的劳动者的比例——一直在上升。

不太为人所知的是,就业不足群体主要是由年轻劳动者组成,而近年来就业不足率上升的最大推手就是他们。很多人都是大学毕业,但找不到全职工作,只能边从事兼职边继续找全职工作。

上世纪90年代中期,约80%的本科毕业生在毕业后4个月内能找到全职工作。到去年,这一比例已降至略高于70%——与上世纪90年代初我们经济上一次严重衰退时的水平相当。

记住,这就像交通堵塞。这比你应该花的时间要长得多,但你最终还是会熬过去。

最令人担忧的是“NEET比率”——即“不接受教育、就业或培训”的年轻人比例。由于我们在让更多年轻人接受教育和培训方面做得更好,近几十年来,NEET比例有所下降。

但近年来,20至24岁人群的NEET比率有所上升,已回到2005年的水平。

该研究称,长期脱离就业市场的现象被认为会产生持久的不良影响。“早期糟糕的就业市场结果不仅会影响个人未来的就业能力,还会对终生收入产生持续的负面影响。”

所有这一切都凸显了年轻人在寻找体面的全职工作时所遇到的困难,最好的解释是,自金融危机以来经济增长长期低于平均水平,而不是因为“零工经济”崛起等冠冕堂皇又危言耸听的理由。

不过,这让我想到了一个好消息。过去一年,各个年龄段的趋势就业不足率都略有下降,跌至8.4%。过去4个月,年轻人的失业率从12.4%降至11.6%。

 

(本文摘译自《悉尼晨锋报》 Ross Gittins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