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8财年,超过32,000名澳大利亚人宣布破产,在两个依赖资源行业的州,西澳和昆州,家庭依然过得很艰难。

位于珀斯CBD以南约46公里的Baldivis,有105人破产,为全澳之最。

来自数据登记和分析公司Illion的报告显示,过去12个月全澳个人破产案件增加了4%——共有32,350名澳人宣布自己破产。

昆州在前10名的郊区中占了5个,但该榜单实际上包括了13个郊区,因为有4个地点在同一片地区。

据一位分析师称,前十大郊区中有许多包括大量年轻家庭。

总体而言,昆州破产数量为9,415起,是所有州或领地中最多的——同比增长1.5%。

但西澳有4,130名个人破产,增长了11.7%——同比增幅最大。

维州有所减少,下降了2.2%,而南澳的增幅最小,仅为0.9%。

Illion首席执行官布莱(Simon Bligh)表示,债务水平上升,工资增长停滞以及东部沿海地区房价下跌对消费者来说是一个糟糕的组合。

“悉尼的房地产市场下滑以及个人破产的大幅增加可能会在2019财年反映在墨尔本,其房市显示出同样的下滑轨迹。”

“与此同时,西澳和昆州的经济近期已经走到了尽头,房市趋于稳定,资源价格重新抬头。然而根据我们的分析,这些州的很多家庭依然过得很艰难。”

受灾严重郊区的弱势年轻家庭

在西澳,2017 – 18年度破产总数排名前五的郊区之间的趋势很明显。

科廷大学经济与金融学院的财务规划师和讲师吴先生(Elson Goh)表示,前十名郊区的人口构成包括许多年轻家庭。

他特别指出Baldivis——在上一次人口普查中,0至14岁的儿童占人口的27.2%——这使他们更加脆弱。

他说,申请破产通常是由于一场极端或意外的事件造成的。

“这可能包括长期无法找到工作,家庭成员死亡或商业伙伴的重大影响,”他说,“[以前]人们可以考虑的一些选择,因为房价下跌和工资增长停滞,已不复存在。”

不过,他表示,在选择破产之前,人们还可以考虑一些途径:

寻求财务谘询,例如法律援助或Centrelink;

联系您的银行或贷款机构并安排还贷计划;以及

向服务提供商寻求帮助以避免被切断服务。

吴先生说,申请破产有时毫无帮助,但影响却很严重,人们应尽一切可能避免。“破产状态会持续三年,有人会被任命负责照管你的事务。”他说,“您已经破产的事实将出现在公共登记处,旅行可能受到限制,服务提供商可能会要求您先支付保证金,才肯为您提供任何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