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价的下跌速度已达6年多来的最高水平,这加剧了人们的担忧: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可能“跌得太过、太快”,它会损害经济发展,并引发政策制定者焦虑。

如今分析师预测,在2019年市场企稳前,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可能会从峰值水平下跌逾10%。而目前,它们已经连续10个月一路下滑。

这样的结果将使住房市场成为下一届联邦选举的中心议题,该选举定于明年5月之前举行。联盟党政府担心工党的负扣税限制政策可能会进一步打击市场。

分析人士警告称,“最糟糕的情况还没有到来”,房价将进一步下跌,因为需求下降的速度比现有房产的减少更快。他们表示,在截至今年7月的一年里,澳洲首府城市房价已经下跌2.4%,而此后可能会以每年5%的速度继续下跌。

过去5年,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上涨了45%。而在过去的一年里,由于银行在监管机构和谭保政府要求下限制贷款,创纪录的人口增长并没有弥补投资者退出市场的影响。

凯投宏观首席经济学家保罗•代尔斯(Paul Dales)表示,最令人担忧的一点是,“房价将很快以更快的速度下跌”。

他表示,“3月份房屋销售数量进一步下降至7年低点,超过了新房源数量的下降。”同时,他警告说,这还是在银行业皇家委员会产生全面影响之前。

在皇家委员会调查之后,银行收紧了放贷,这使金融体系更加稳健,但可能会导致更大幅度的价格下跌。

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主席韦恩·拜尔斯(Wayne Byres)在7月表示,“大幅提高贷款标准已经基本完成”,但代尔斯警告称,“皇家委员会很有可能会导致贷款标准进一步收紧。”

代尔斯说,7月份房地产市场低迷的加速应该会让澳储行密切关注。危险在于,房价下跌太过,太快,并在短期内危害经济增长。

“澳大利亚央行没有明确表示房价会发生什么变化,但我们敢赌定,房价下跌的速度比银行预期的要快。”

今年7月,CoreLogic首府城市指数下跌0.6%。墨尔本在7月的下跌速度最快,达到0.8%,珀斯也是下跌0.8%,悉尼0.6%。

目前,悉尼的房价比峰值低5.4%,墨尔本比峰值低3%。

房地产市场低迷部分原因是由财相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策划的,目的是帮助首置业者重返市场。去年,房价负担能力主导了澳大利亚政府的政策讨论。

莫里森今年7月表示,对投资者信贷的限制“让悉尼和墨尔本的房地产市场恢复到更正常的水平”,这是“预期的效果”。

他表示,这些措施已减轻了央行的压力,要求其收紧货币政策,以阻止失控的房价。

他还说,“我认为,这些压力现在已经基本消失,这些市场已经回到了更温和的增长水平,它们不是受到投资者情绪的推动,而是供需基本面因素的推动。”

周三,他表示不相信工党会给房价带来信心。

影子财相克里斯·鲍恩(Chris Bowen)称,工党对负扣税的打击将为购房者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