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不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但尼尔·皮格特(Neil Pigot)在35年的演艺事业中也获得了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成就。他曾出演电视剧Blue Heelers和The Kettering Incident,还演过像The Dish和Red Dog等电影,并为悉尼和墨尔本剧院公司担任重要角色。

但皮格特记得两年前的一个时刻,这总结了澳大利亚演员的生活。 

当时,他五个多月前才刚刚从精神和康复设施中被释放出来,接受了啥滚相情感障碍、抑郁症和酒精中毒的治疗,却在街上碰到一名陌生人请他签名。

“这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几个你可以在穷困潦倒的同时,还在街上帮人给你的自传签名,”他讽刺地说,“他们说,‘你以前不是很有名吗?’我猜想我是的。”

在56岁的时候,皮格特认识到一份新报告的真实性《从裂缝中跌落:澳洲艺术家们的健康与福祉》,该报告发现,随着年龄增长,澳大利亚的演艺人员正越来越多地面临贫困、无家可归、健康状况不佳和抑郁症,他们自杀未遂的几率超过一般人口。

他们真的在为自己的艺术而承受痛苦。

该报告的作者,演艺圈律师和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兼职教授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表示,演艺人员的痛苦很大程度上是看不见的,因为“无论他们的处境有多好或者多差,人们都期待他们面带微笑地上台”。

即使是那些看似成功和富有的演艺人员也可能生活在痛苦中。

威廉姆斯写道:“与澳大利亚的其他工作者相比,即使是那些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并为我们的文化和社会做出了重大贡献的表演艺术家,他们的健康和身体状况仍然会更差,寿命更短,而传统的支持网络——家庭、慈善机构、国家福利或自由市场经济学——对他们都不起作用。”

虽然最红的明星每年可以赚到数百万元,但威廉姆斯表示,一个典型的演艺人员年收入只有3万元,他发现,结果就是许多老年演员的牙齿坏得惊人。

皮格特认为,是短期工作合约影响了演艺人员。“我们没有带薪病假或带薪假,而且我们的退休金往往很低。”他说,“这不是抱怨:我们选择了这一行,[但]我们五十多岁的人都住在出租房里,我们经常攒不起首付,而且无法保证收入稳定来还房贷。”

报告称,演艺人员的心理健康可能受到诸如工作时间不规律、睡眠不佳、完美主义以及“在制片人、演员,同行艺术家、公众和评论家注视之下的精神压力”等因素的影响,这些因素有时会导致自杀念头。

皮格特承认自己三年前曾企图自杀,然后呼叫了吁医疗帮助。

“因为我的抑郁症,我的职业生涯完蛋了,”他说,“而我又没有其他技能。”

尽管现在已经戒酒并且恢复了健康,但皮格特自从精神崩溃之后就几乎接不到工作。

“如果你能在从癌症中存活下来,人们会向你表示祝贺,他们会热烈欢迎你回来,”他说,“但当你的精神疾病康复之后,他们会以不同的方式对待你……”

该报告呼吁为戏剧福利机构提供更好的支持,对艺术行业中的身心健康问题提供更多培训,提高人们对这一行“需要表现出坚强”的了解,并且提供更多住房和紧急住宿。

如果您或您认识的人需要支持,您可以致电13 11 14联系生命热线(Lifeline)或1300 224 636联系beyondbl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