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是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但尼爾·皮格特(Neil Pigot)在35年的演藝事業中也獲得了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成就。他曾出演電視劇Blue Heelers和The Kettering Incident,還演過像The Dish和Red Dog等電影,並為悉尼和墨爾本劇院公司擔任重要角色。

但皮格特記得兩年前的一個時刻,這總結了澳大利亞演員的生活。 

當時,他五個多月前才剛剛從精神和康復設施中被釋放出來,接受了啥滾相情感障礙、抑鬱症和酒精中毒的治療,卻在街上碰到一名陌生人請他簽名。

“這是世界上為數不多的幾個你可以在窮困潦倒的同時,還在街上幫人給你的自傳簽名,”他諷刺地說,“他們說,‘你以前不是很有名嗎?’我猜想我是的。”

在56歲的時候,皮格特認識到一份新報告的真實性《從裂縫中跌落:澳洲藝術家們的健康與福祉》,該報告發現,隨着年齡增長,澳大利亞的演藝人員正越來越多地面臨貧困、無家可歸、健康狀況不佳和抑鬱症,他們自殺未遂的幾率超過一般人口。

他們真的在為自己的藝術而承受痛苦。

該報告的作者,演藝圈律師和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兼職教授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表示,演藝人員的痛苦很大程度上是看不見的,因為“無論他們的處境有多好或者多差,人們都期待他們面帶微笑地上台”。

即使是那些看似成功和富有的演藝人員也可能生活在痛苦中。

威廉姆斯寫道:“與澳大利亞的其他工作者相比,即使是那些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並為我們的文化和社會做出了重大貢獻的表演藝術家,他們的健康和身體狀況仍然會更差,壽命更短,而傳統的支持網絡——家庭、慈善機構、國家福利或自由市場經濟學——對他們都不起作用。”

雖然最紅的明星每年可以賺到數百萬元,但威廉姆斯表示,一個典型的演藝人員年收入只有3萬元,他發現,結果就是許多老年演員的牙齒壞得驚人。

皮格特認為,是短期工作合約影響了演藝人員。“我們沒有帶薪病假或帶薪假,而且我們的退休金往往很低。”他說,“這不是抱怨:我們選擇了這一行,[但]我們五十多歲的人都住在出租房裡,我們經常攢不起首付,而且無法保證收入穩定來還房貸。”

報告稱,演藝人員的心理健康可能受到諸如工作時間不規律、睡眠不佳、完美主義以及“在製片人、演員,同行藝術家、公眾和評論家注視之下的精神壓力”等因素的影響,這些因素有時會導致自殺念頭。

皮格特承認自己三年前曾企圖自殺,然後呼叫了吁醫療幫助。

“因為我的抑鬱症,我的職業生涯完蛋了,”他說,“而我又沒有其他技能。”

儘管現在已經戒酒並且恢復了健康,但皮格特自從精神崩潰之後就幾乎接不到工作。

“如果你能在從癌症中存活下來,人們會向你表示祝賀,他們會熱烈歡迎你回來,”他說,“但當你的精神疾病康復之後,他們會以不同的方式對待你……”

該報告呼籲為戲劇福利機構提供更好的支持,對藝術行業中的身心健康問題提供更多培訓,提高人們對這一行“需要表現出堅強”的了解,並且提供更多住房和緊急住宿。

如果您或您認識的人需要支持,您可以致電13 11 14聯繫生命熱線(Lifeline)或1300 224 636聯繫beyondbl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