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肉富含蛋白质和必需营养素,如铁、锌、维生素B12和ω-3脂肪酸,它们与心脏和大脑健康息息相关。

食用少量瘦红肉对我们有好处,不过,若食用过多的红肉或者加工肉,会增加我们患某些癌症的风险。

因此,澳洲饮食指南建议将瘦红肉的摄入量限制在每周最多455克,相当于3到4片手掌大小的熟肉。

与传统生产的红肉相比,有机饲养和牧草饲养具有对社会和环境有一定好处。但是,它们是不是更健康呢?

有机vs非有机

有机农产品通常不含合成杀虫剂、除草剂、生长激素或抗生素。若食品获得认证,意味着它已达到澳洲政府的有机食品标准,尽管“有机”没有一个法律定义。

有机农业仍可以使用天然农药,如铜、硫和除虫菊素,不过大剂量使用的话也可能有害。然而,其合成杀虫剂和天然杀虫剂的含量都很低,远远低于推荐水平。

这些标准是根据《澳洲食品标准规范》进行监控和执行的。

对有机肉类与传统肉类细菌污染的研究表明,有机肉类的污染程度可能略高。然而,传统肉类可能会被耐抗生素细菌污染得更严重,尽管证据尚无说服力。

从营养的角度来看,一些有机肉类含有更多的ω-3脂肪酸。这是因为有机牲畜的食物可能包含更多牧草,产出的ω-3含量略高于谷饲红肉。但是,对这项研究的一项综述发现,几乎没有证据表明两者存在差异。

有机肉类的一个主要缺点是价格太高。尽管随着有机农业的发展,价格可能会下降,但有机肉类的价格依然是普通肉类的1.5到2倍。

总的来说,澳洲非有机和有机肉类的品质和营养价值是相当的。但出于环境和社会原因,一些消费者会选择有机肉。

无激素

澳洲饮食指南允许使用生长激素来增加牛的体重。最常被用作生长促进剂的激素——雌激素、孕酮和睾丸素——自然会出现在各种各样的食物中。

然而,有激素和无激素牛肉之间的激素水平差别很小。一个消费者需要一次性吃下超过77公斤的打过激素的牛肉,才能获得与一颗鸡蛋同样多的雌激素。

国家对激素水平进行调控,确保了它们对消费者是安全的,对动物也无害。不过,如果你喜欢的话,不含激素的牛肉在超市和肉店随处可见。

谷饲还是草饲

草饲肉来自于只吃牧草的动物。草的种类因气候和地区而异同。

谷饲肉则来自于这样的动物——它们一生中有一段时间是吃草(时间长短不一),然后根据市场需求和季节条件,在剩余时间里吃谷物。

牲畜被饲养谷物有几个原因,包括:保持肉类的持续供应;满足市场对大理石状肉的需求;动物体型变大;当牧场受到干旱等天气的影响时,给牲畜提供充足的饲料。

这两种肉的主要营养差异在于,草饲肉含有更多的ω-3脂肪酸和脂溶性维生素A和E。

然而,即便是食饲牛肉,ω-3的含量也比三文鱼等富含ω-3的食物要低。草饲牛肉每100克含90毫克(0.09克),而三文鱼每100克含1.6-2.7克。

肉中ω-3的含量取决于动物所吃的草的种类。澳洲的一项研究比较了用谷物喂养80天的牛和用草喂养的牛的肉,发现谷物喂养减少了澳洲牛肉中ω-3的含量,同时增加了反式和饱和脂肪的含量。

研究还发现,长时间食用谷物的牛的总脂肪含量更高。

若要贴上“草饲认证”标签,牛必须在整个生命周期中都能在牧场上吃草,不能为了密集饲养而被限制在饲养场里。

获认证的草饲生产者也可能不会使用激素和抗生素。

不利的一面是,你可能要花更多的钱买肉,因为完全在草地上饲养牛是比较耗时和昂贵的。

和牛

“Wagyu”是一种以丰富大理石纹理的肉而闻名的牛,肥中带瘦。

由于饲养时间和饲料种类决定了总体的脂肪含量,以谷物为基础喂养超过300天的和牛的肉会有很突出的大理石纹理,并含有较高的脂肪。

高脂肪含量意味着更多的热量,但是和牛的不饱和脂肪与饱和脂肪比例比普通牛肉更好。低饱和脂肪的饮食对你的心脏更有好处,前提是适量。

但和牛的昂贵价格可能让你望而却步。

总而言之,与非有机和谷饲肉类相比,有机和草饲肉类可能有轻微的营养差异,但根据目前的证据,这不大可能对我们的健康产生实质性的影响。

这取决于你是否愿意为符合你的社会和环境价值观的肉类支付更多的钱。

 

(本文摘译自abc.net.au,作者Leah Dowling是斯威本科技大学的营养学讲师,Louise Dunn是斯威本科技大学的公共与环境健康高级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