苛刻的排班表,连续好几个月都只有周末单休,低廉的薪资,与世隔绝的生活,这就是所谓航空业“梦幻工作”背后的严峻现实。

澳大利亚飞行员透露了空中职业生涯带来的不良后果,导致许多人在心理健康问题和经济困境中苦苦挣扎。  

想成为有执照的飞行员首先得投入10万元的培训费——比该职位的平均入门工资高出一倍多——而且往往要求初露头角的飞行员搬到全澳各地的偏远地区。

一名飞行员透露,他们的年薪可能只有4.5万,但却需要连续数月每天工作12小时,而且经常不得不在没有空调的干燥沙漠中露营。

他告诉news.com.au,我宁愿被公车撞都不想干这行。

这位33岁的年轻人说,就像许多职业生涯的开端遗言个,新飞行员经常被派往偏远城镇,“走运”的话,几年后能调走。

由于工作条件过于孤立和令人疲惫——比如按规定他只需每周持照飞行48小时,但实际飞行时间超过60小时——这名飞行员表示自己有很多心理问题。

据澳广(ABC)报道,基础设施、运输和区域经济局(BITRE)发现,未来20年,澳洲可能严重短缺64万名飞行员。

由于飞行员短缺,去年还有超过1万个国内航班被取消。

“大家都在谈论飞行员短缺,但这个问题很简单——没人愿意花10万元然后只能住在偏远地区Katherine的一处蜗居里。”该飞行员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