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語

冒着被遣返的風險,與陌生人“恩愛”兩年,寧可假結婚也要留在澳洲?這聽起來像天方夜譚,但的確有一群中國人正在鋌而走險。他們潛伏在華人論壇發帖相親,花費數十萬人民幣,夜夜提防移民局來查,只為求一張澳洲綠卡……

“本人男,已拿綠卡5年以上,完全有把握擔保一位女性通過商婚方式拿到澳洲身份,收費7萬澳幣(約33.87萬人民幣)不還價,如有意請給我發郵件。”

在澳洲某華人論壇的婚介板塊,這類特殊“商婚貼”比比皆是。與普通徵婚貼不同,他們尋找的可不是過日子的另一半,而是能給他們帶來澳元收入或澳洲綠卡的“客戶”。

商婚是近年來在澳洲流行的一種移民方式,俗稱“假結婚”,指通過與澳洲公民或綠卡持有者假裝結婚或同居,從而騙取澳洲永久居留權。

或許是由於學習能力不足,無法通過獨立技術移民留在澳洲;或許是因為個人資金有限,無力擔負投資移民所需的巨額現金流;為了實現各自心中的“留洋夢”,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將目光投向商婚這一捷徑,將落戶澳洲的希望寄托在一紙結婚證上。

有需求就有買賣

良好的氣候與自然條件,自由開放的社會風氣,再加上生活水平優越,基礎工種勞動力不足,澳洲近年來一直是中國人移民的首選去向之一。

據澳洲統計局去年的人口普查數據,五年來澳洲移民增加了130萬,其中19.1萬人來自中國,華人已成為澳洲境內的主要移民群體。

商婚的移民渠道正規來講叫做配偶移民。由於西方國家普遍重視人權,夫妻分居違背澳洲的人文價值觀,配偶移民應運而生。目前配偶移民約佔澳洲每年移民申請總數的四分之一,申請人主要來自印度、中國、英國和越南。

任何澳洲公民,或者澳洲綠卡持有者,都可以為自己的另一半申請澳洲綠卡。但與中國不同,澳洲對於“有婚姻關係”的定義更為開放,不僅限於註冊結婚,還將事實結婚涵蓋在內。只要兩人有一年以上的伴侶關係,便可申請配偶簽證,同性伴侶亦可。

“我已經28歲了,在這裡沒身份根本沒法留下來,澳洲企業幾乎都要求申請者擁有澳洲公民身份或永久居留權。”鄭源(化名)曾在墨爾本大學攻讀城市規劃碩士學位。

澳洲政府每年會根據社會人才需求,對技術移民的類型和名額做出調整,鄭源就讀的專業自去年起就從移民專業列表中被剔除了。“當初選擇這個專業就是為了移民,現在我走投無路,只能求助商婚。”

像鄭源一樣的中國留學生有很多,他們既沒有頂尖的頭腦,也沒有澳洲身份,僅有的一紙文憑讓他們在澳洲的勞動力市場舉步維艱。但他們又不甘心回國重新打拚,因此決定在商婚上賭一賭。

除了渴望留下來的中國學生,商婚還成為許多中年人的移民之選。

“我年齡大了,想來澳洲這(商婚)是性價比最高的法子。”Amy今年41歲,她來澳洲已經五年,現在悉尼一家華人代購店上班。聽朋友說起澳洲的生活優裕,她也動起了移民的心思。

“想走僱主擔保我又不認識開廠的人,想走技術移民我年紀大了又讀不進書,算來算去不如找個人假結婚,還不妨礙我邊拿身份邊做代購。”Amy在澳洲華人論壇上找到了一個願意“賣身”的人,於2014年通過了配偶移民審核,她一拿到綠卡就立刻與華裔“前夫”分居了。

愛情是一場交易

巨大的移民需求漸漸催生出商婚這一買賣形式,澳洲綠卡就如同健身俱樂部的會籍一般在賣方與買方間轉來轉去。但在澳洲移民局看來,這種行為佔用了大量寶貴的移民配額,屬於婚姻詐騙,因此很少有正規的移民中介從事相關介紹。

目前澳洲的商婚還處在以個人自行聯絡為主的階段。買賣雙方都主要在華人論壇或者社區中文報刊上登廣告,尋求進一步發展。

華人圈商婚的價格在7-15萬澳幣(約33.87-72.58萬人民幣)不等。因涉及金額巨大,賣家通常讓客戶分步付款。比如在領證前付1/3,遞交申請時付1/3,拿到移民簽證後再付餘款。

Kevin今年三十歲,華裔未婚,是首次給別人擔保,“她希望來澳洲,我可以賺取一筆可觀的費用,各取所需,這是件很划算的事情。”當被問起準備收多少錢時,Kevin稱,“現在移民局查得很嚴,想拿身份需要兩個人真正生活在一起,所以我收取的費用不會便宜。”

商婚往往通過現金方式付款,因為這樣留下的交易痕迹最少,Kevin也是如此,“我要12萬澳幣,只收現金,因為銀行會有轉賬記錄,容易被移民局查出來。”

Kevin認為自己的開價十分公道,因為他不僅在兩年內不能有其他的個人情感,還承擔了巨大風險。“其實假結婚擔風險的是我們本地人啦!她們(客戶)還沒來澳洲,又不會損失什麼,頂多是錢打水飄。但是如果我們被移民局查出來,可是會被立刻吊銷綠卡遣返回國的。”

Kevin還有個相戀一年的女友,但他表示,如果真找到了客戶,自己會考慮與現女友分手。

“只要買賣雙方配合默契,商婚一般都不會出什麼差錯;出問題的往往都是因為身邊最親密的人的舉報。我既然決定要賺這份錢,就要做到和真的一樣,才能萬無一失。”

在移民局面前,我們都是演員

“第一次見面,他就遞給我一份長長的單子,上面列舉了個人興趣愛好、生活習慣等移民局可能提出的各種問題。我們就像背答案一樣,硬生生捏造了一段感情生活。”Amy回想起自己商婚的經歷,唏噓不已。

配偶移民的成功率通常不高,據官方數據,2016-17年澳洲配偶移民申請數量達7萬個,但最終通過率不足70%。因為“假結婚”現象猖獗,澳洲移民局近年來對配偶關係的考察更加嚴格,小到人際關係、銀行賬單,大到住房、社保,審查專員都會一一進行詳細核實。

“遞交申請時還需要提供幾位聯繫人。我周圍的很多朋友都接到過移民局的電話,詢問關於我的感情狀況。”Amy回憶道。

配偶綠卡現在至少需要兩年時間才能拿到。申請人通常在遞交材料半年後可以獲得臨時居住簽證,此後移民局需要另外1-2年時間來核實申請人的婚姻狀況。

因此,在商婚過程中,買賣雙方需要真的在同一個屋檐下生活很長一段時間。但除了在移民局面前做秀,雙方可以各過各的生活,只需平攤房租、水電等生活成本。

“我們會每月出去玩一次,在Facebook上發發合照。”Amy表示,這種互動雖然尷尬,但一切都只是表演,“為了真實,為了讓移民局相信,我們需要做這些。”

“合理地賺點小錢”

Kevin並不認為“出賣身份”的行為有何不妥,相反,他覺得自己只是在利用優勢,做應該做的事。“市場上現在這樣的需求太多,我只是合理地鑽個空子,賺點小錢。”

事實上,對於每一位澳洲公民或綠卡持有人來說,終其一生也只能賺兩次這樣的“小錢”。澳洲移民法律規定,澳洲居民只能為兩名配偶擔保申請簽證,且每次提名需要間隔五年時間。這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某些人通過反覆商婚的方式謀利,也防止了配偶移民簽證的過度泛濫。

儘管澳洲政府打擊“假結婚”的手段越來越嚴厲,但仍有不少中國人鋌而走險,不惜走上這一條違法又尷尬的道路。對於那些迫切需要留下來,卻又別無他法的人來說,商婚或許是他們落戶澳洲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鄭源仍然會每天瀏覽一遍論壇上的商婚貼,他希望找到既便宜又真誠的賣家。

“誰管他商婚違不違法。我只想趕快拿身份,趕快找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