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2月,当亚马逊大张旗鼓地进军澳洲时,该公司很快就开始宣扬自己取得的成功。

事实上,根据亚马逊的说法,在亚马逊的24年经营历史中,澳洲的首日订单数量比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都要高,成千上万好奇的购物者在开业第一天访问了该网站。

不过,尽管亚马逊澳洲公司(Amazon Australia)全国经理罗科•布雷尼格(Rocco Braeuniger)声称访客数量“远远超过”预期,但澳洲证券投资委员会(ASIC)的文件却呈现了不同的情况。

布雷尼格今年早些时候签署的一份提交给ASIC的董事报告显示,2017年1月20日至2017年12月31日期间,亚马逊的税前损失为12,193,613元,营收为17,381,136元。

所得税减免为3,268,886元,意味着亚马逊于12月5日在澳洲上线后,净亏损8,924,727元。

但不要对亚马逊创始人、亿万富翁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感到太难过,因为根据Retail Doctor Group的咨询师布莱恩•沃克(Brian Walker)的说法,亚马逊在澳洲的巨额亏损完全是其计划的一部分。

他表示:“在我看来,我们了解亚马逊;我们研究了它的全球模式,其实这都是计划的一部分。”

“亚马逊通常在最初的几年里根本没有任何收入,实际上要等到15到18年之后才有运营回报,但现在它的市值达到了8,500亿元,正在逼近市值高达万亿元的苹果公司。”

“这绝对是在计划之中。我想他们对自己的开局表现很满意。”

沃克称,该公司会考虑到进入一个新国家所产生的运营成本,亚马逊已经做好规划,有条不紊地稳步建立业务。

“这种规模的启动在赚钱之前会先拿出很多钱,这就是它的本质,”他说。

“总的来说,它的运营计划与我们在全球看到的是相一致的。”

无论亚马逊的第一个月业绩是否是有意为之,它们都证明了,在澳洲500亿元的圣诞节前疯狂消费热潮中,这家网购巨头未能主宰市场。

从上线到12月29日期间,亚马逊的第一方销售额(包括自营商品的销售)仅为630万元。

第三方销售额略超过1000万元,考虑到8%-12%的销售佣金,这段期间第三方卖家的总销售额约为1000万元。

上个月,亚马逊在澳洲推出的首个Amazon Prime Day也遭到了澳洲消费者的炮轰。

尽管该公司称这次持续36小时的促销活动大获成功,但许多消费者对其平庸的折扣和有限的库存表示强烈不满。

昆士兰科技大学的零售专家加里•莫蒂默(Gary Mortimer)博士表示,亚马逊似乎在努力吸引澳人光顾该网站,它为延迟进入澳洲市场付出了代价。

“亚马逊进入市场这么晚,它面临的挑战之一是,消费者已经与现有的在线零售商和多渠道零售商建立了关系,他们现在会问,‘转向亚马逊平台有什么好处?’”上个月他对news.com.au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