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澳洲国家广播公司ABC网站,突然登出一篇长文(见下图),指称华人自媒体,危言耸听,为博眼球,不惜用假新闻抹黑澳洲。

这篇文章背后,似有一股“杀气”。

文章旧事重提,先是翻出来去年那篇“澳洲是核试验基地,秘密却被长期掩盖”的公号文章。去年年底,此文一度涮了朋友圈,《马说》看不下去,也曾发文论战,直至微信宣布此文造谣,删掉了。

ABC翻出的另一公号文章,就更离谱了。

这篇发表于某公众号的文章,声称伊期兰国将对澳洲发动恐袭,甚至说出了将被袭击的几个热门地点,煞有介事地劝告华人,不要去这些地方!

但是,ABC的文章说:中文自媒体说的这些,其实是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IS的宣传稿!

这是ABC文章对某中文公众号的截图。并认为这里的内容,实际为恐怖组织ISIS的宣传稿。

问题就出在这儿:

澳洲主流媒体(英语的),都第一时间接到了警方的通知,告知这是伊斯兰国的宣传(propaganda)。

Australian media were told by police at the time that this was ISpropagandabut no comments from police were included in Australian Red Scarf’sarticle, which was sourced from Chinese news media.

但是,中文自媒体文章中,却只字不提警方的这一提醒。

或许是:主流社会对中文媒体所知不多?尤其不了解自媒体,因此没人通知?

于是,华语自媒体,就将恐怖分子的宣传稿,原文照登了?

还作为新闻来通知华人?

恐怖分子这样的宣传战,能引起公众恐慌,就算初步达到目的。

果真如ABC所称,那么,伊期兰国的这一目的,至少通过华语自媒体,至少在澳洲华人中,基本实现了其战略布署。

这一著名谣言文章,也被ABC文章截图,并向英语读者详细介绍了这一关于澳洲的谣言,如何在华人圈中传播。

澳洲国家广播公司ABC的这篇文章,印证了一些华人专业人士的批评:即一些公众号,动辄夸大“世界科技突破”消息,比如ABC点名了某个中文公号——竟然发文声称澳洲彻底攻克癌症。

我们微信群里一个华人博士,当时就直跳脚,说这是夸大其词。反正我等吃瓜群众也看不懂。

但ABC更担扰的,是一些中文自媒体强烈的Nationalism——“民族主义”或“国家主义”情绪。具体的,这里就不说了。

据统计,在澳大利亚,有300万微信用户!

真是: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

按照阿德莱德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多数中国留学生,都不去看英文媒体,(对于澳洲了解)主要靠“涮微信”。

留学生都这样,其他华人更不必说。

“Based on research we conducted a few years ago, mostChinese students don’t read English language news, but browsing WeChat is amust-do activity every day,” said Jiang Ying, a senior media lecturer atthe University of Adelaide.

因此,微信公众号上出现大量澳洲假新闻,甚至是挑动族群对立的文章,让澳洲主流有点坐不住了,也是可以理解的。

其实,挑动族群对立,对在澳生活或工作的华人整体,同样是危险的。

联邦信息部长Mitch Fifield誓言解决网络媒体对公平与竞争的影响。

一位某州议会华裔官员,对《马说》抱怨说,

“一些中文自媒体,将一些事情夸大了。其实,在政府里面,没有那么极端的反中情绪(他原话如此——马说注);(澳洲政府决策要考虑的)那么多的方面,中文自媒体只抓住一个方面来夸大;

还有——这就是你们律师的专长了——在法院没有判决之前,一个媒体怎么能说谁谁是骗子,谁谁是什么呢?!

第三,澳洲政府也开始注意到了中文自媒体的这些问题,也开始考虑要如何解决了。“

今年2月份,联邦信息部长麦奇费修德(CommunicationsMinister Mitch Fifield),已经责成“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ACCC开始研究解决“线上媒体”乱象的方案。

一些专家甚至呼吁澳洲政府,专门出台针对微信新闻号的法律。而澳洲新闻出版局TheAustralian Press Council 也正在这么做了。

澳洲名演员Rebel Wilson与媒体的名誉侵权案,一度高额获赔创纪录的450万澳币。维州上诉法院最后裁决60万澳币赔偿。原因为一本杂志称她年令不实。

Dr Jiang said she thought it was time to look at providingrelevant regulations for WeChat news accounts.

In a statement, a spokesperson for Communications MinisterMitch Fifield said the Government had commissioned an ACCC inquiry into theimpact of online platforms on the provision of news.

The Australian Press Council said in a statement it had forsome time been concerned about the impact of technological and other changesfaced by the media industry in Australia on journalism, and continues tocarefully monitor these changes.

但是,正像那位州议员官所责难的,一些中文媒体公号,似乎已经刹不住脚,甚至直接加入交战一方,冲到了前线。

《马说》常常为有些公号捏把汗,觉得是不是太鲁莽?

《马说》理解嫉恶如仇的心理。也佩服那些敢于向邪恶亮剑的媒体人。

《马说》小时的理想,也是仗三尽剑,斩天下恶。为此还去练过散打,戳脚翻子,形意六合啥的。

但遗憾的是:我们亮剑的对象,一刀下去,斩错了怎么办?

所以,法律才有“无罪推定“:除非有充足证据,否则不能定人家罪;而且——更重要的是——一定要保证对方有机会辩解!

媒体,应当有同样的约束。“公器不可私用”。

因为无论什么媒体,一旦有了10万/20万订户,就拥有了强大的社会力量。成为一个比胳脯还粗的大棒。这个大棒子,可以成为社会栋梁,可以做成守护的篱笆。同样,也可以成为攻击邪恶的武器。

也因此,如果不加限制,随意使用,就可能伤及社会。或者对个体形成霸凌。

因为这个社会,经常不是“非黑即白”这么简单。

墨尔本市长罗伯特性扰案,有一个细节,就让我深受教育。

罗伯特市长,与指控他的女议员,原本是好朋友。因此,公众心里就有了迷雾:罗伯特咸猪手,让吃瓜群众不得不信。但也疑惑:是不是因情反目啊?

墨尔本前市长罗伯特与举报他的女议员,曾是亲密的政治伙伴。在这场争执中,剧情不断反转,最后市长离职。

我也是将信将疑。后来,罗伯特聘请的公关公司,发现女议员在10年前,注册的公司名字,竟然就是罗伯特的姓氏!

剧情一时大反转!

你俩这关系,有点不一般吧?

不存在你说的性骚扰吧?

女议员也沉默。

我一个前检察官/律师,心里也撇开了嘴,觉得女议员与市长间,肯定有说不清的啊,若不然,干嘛你10年前,刚认识人家,就用人家的姓氏注册公司?

相信这是所有人的认识。公众可以按这个,对此事拍案定调了!

但是,让我掉了眼镜的是:一个月后,女议员终于站出来,说了一句话!

据说她刚刚从社会压力中,缓过来——气哼哼指点着公众脑壳说:

“我用罗伯特的姓氏注册公司?!胡说八道,因为我妈妈的middlename(西人习惯有一个中间名),正好与罗伯特的姓氏一样而已!“

所以,我从做检察官,到与经济有关的刑事律师,经手案件数百,类似的剧情反转,经历无数,也因此经常告诫新入行的律师:

不要相信你听到的!

甚至都不能相信你看到的!(就像罗伯特姓氏注册的公司,白纸黑字,在ASIC档案里)

因为,这些可能并不是真相,只是碰巧跟真相,长得有点像而已!

你只有穷追深挖,一直到挖不动为止。

不要相信对方当事人的话,甚至也不要相信自己当事人说的话!

你只有凭你穷尽全力发现的证据,推导出证据说出来的结论!

没有证据,一切的结论,都是靠不住的!

社会公器如此,吃瓜群众呢,你们也要注意,改变一点自己的阅读习惯——学会“实证主义”思维:

当说谁是“十大风云企业家”时,你不要只看称号,就开始崇拜;正确的阅读方法,还要看这“十大”,是哪一个机构评的?从而来判断含金量,决定你弯腰的幅度。

同样,当有人说“恐怖分子要来墨尔本了”!我们也别一看标题就开始尿裤子,先等会儿(再尿),看看这话是谁说的?如果“信息源”一直不靠谱,那就再看看别家怎么说的;

当有人说“谁谁是大善人“,或”谁谁是大骗子!”,也不能只看标题,还要看看:有没有证据?证据与结论有关系吗?

掌握了这些,吃瓜群众们,很快就能升级为眼睛雪亮的朝阳群众了。

说多了,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