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7日星期二晚上11点刚过,澳大利亚将迎来第2500万居民。

这位居民是谁现在还不好确定,TA可能是一位新生儿也可能是一位移居到澳大利亚的人。但我们所知道的是,海外移民是推动人口增长(占62%)的主要因素,绝大多数新移民都会在我们的城市生活。

澳大利亚统计局的“人口时钟”推测,每1分42秒就有一个新生儿落地,每3分钟16秒就有一个人死亡,每1分钟1秒就有一人来到澳大利亚生活,每1分51秒就有一人离开这个国家。

每1分23秒,总体人口就会增加一位新居民。

澳大利亚的年度人口增长率为1.6%,略高于全球增长率的1.2%,是G12国家中排名最高。

这意味着,从现在开始的三年内,澳大利亚可能会有2600万人,如果按这个速度增长,到本世纪中叶,澳大利亚将会有4000万人。

“我们的出生率相当平稳,生育率大约是1.8,这在国际上是相当高的,”ABS的人口统计学负责人安东尼·格拉布(Anthony Grubb)说。“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我们每年迎来了20万到25万的新移民。”

“作为一个国家,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多元化。”

来自海外的最新澳人最有可能来自中国,中国约占新移民总数的16%,目前占总人口的2.2%。印度人和菲律宾人的比例也在上升(相比之下,英国和新西兰人的比例正在下降)。

总的来说,我们有三分之二的人口生活在首府城市,格拉布表示,“随着时间推移,我们预计这一数字会有小幅上升。”

澳大利亚的城市已经受到挤压,几乎无法应付的程度,这是非常令人担忧的。澳大利亚的可持续人口组织(Sustainable Population Australia)估计,每增加一个新居民所需的额外基础设施的成本将超过10万元。

悉尼大学城市规划副教授保罗·琼斯(Paul Jones)表示,我们的首府城市已经处于不能承受之重。

“某些时候,你甚至都不能再加一部车,因为你会觉得这已经负荷不起,把人口增加到我们的系统和街道,而这些系统和街道的设计从来都无法承载这样的人口量。”

匆忙发展带来了一系列负面问题,比如房价飙升、通勤时间变长、交通拥堵和基础设施短缺,以及更多的浪费—你所处的社会人口发展地位更低,受影响的严重程度越高。

牺牲的还有绿色空间,根据悉尼大学今年初的一场研讨会,澳大利亚每年都有200万公顷的土地让位于城市扩张,其中大部分之前被用于初级生产,或者是本土物种的栖息地。

“这是一个平衡的问题,”琼斯教授说。“我们需要良好的公共空间、便捷的交通和精心设计的基础设施,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