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航空公司(Qantas)与谭保政府签署了一项协议,以绕过对技术工作者的新签证限制,以招募海外飞行员在澳长期居留。

上个月签署的劳务协议允许该航空公司的乡镇部门QantasLink引进76名飞行员和教官,并在澳大利亚居留长达四年,可以不受新的阻止他们在澳永久居留的两年限制影响。

澳洲航空是今年获得劳务协议的最引人注目的公司,劳务协议已经成为雇主应对政府打击技术签证制度的新工具。  

 

澳航目前共有3500名飞行员,并正在进行其史上最大的飞行员培训计划之一,计划在2019年开放的一个新中心,每年培训100名飞行员。

即将推出的14架梦幻客机意味着澳航需要培训飞行员升级,以取代即将被提拔去开新客机的飞行员。

然而,该公司一直难以招到足够的飞行教官,并认为3月生效的对海外飞行员的两年签证限制,导致澳航在全球范围内失去竞争力。

新的劳务协议允许澳航引进海外飞行员教练,以及低水平螺旋桨飞机的飞行员,并在第一年后重新谈判。

虽然他们的签证居留时间以四年为限,但之后可以申请永久居留权。

澳洲航空的一位发言人说:“我们的重点一直是招募澳大利亚的飞行员,这并没有改变。该协议允许我们暂时聘请数量有限的模拟飞行教练和来自海外的经验丰富的飞行员,以支持我们史上最大规模的培训计划之一。”

行业协议

劳务协议可以追溯到1989年,但在谭保政府限制技术签证工作者的永久居留途径,取消一系列符合条件的职业并引入了数十项商业先决条件之后,又重新引起了人们的兴趣。

今年获得劳务协议的其他公司包括运营Ichthys液化天然气项目的Inpex Australia,牛肉出口商Teys Australia以及悉尼港高级餐厅Aqua Dining。

安永全球移民部门负责人帕赛尔(Wayne Parcell)表示,他的公司发现雇主对劳务协议的咨询增加,特别是航空服务和乡镇卫生部门。

他说:“它们确实是放宽标准的唯一途径,而标准就是人们必须担保那些不在指定名单或职业不太符合的人。”

「没有捷径」

移民与边境保护部文官长裴祖罗(Mike Pezzullo)告诉参议院评估听证会,劳务协议是一项“更有针对性的措施”,可满足公司对技术工人的特定要求。

但帕赛尔表示,他认为该部门并未将此类协议视为“优惠方案”。该协议也要求雇主提供“非常繁冗”的信息,文件需要证明经济效益,劳动力市场测试,技能和工资水平。

“无论如何,这不是一条捷径,”他说,“由于围绕此类协议的高度敏感性,你不会将它们视为低收入、低技能的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