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澳大利亚为了配合最近修改的美国指导方针,降低高血压的衡量标准,将导致450万澳人被新诊断为高血压,被归入高血压患者的成人比例也将翻番。

一篇新论文发现,把澳大利亚的高血压标准从当前的收缩压140 mmHg,舒张压90 mmHg改为130/80 mmHg(美国去年采用),可以增强人们对这项关键健康指标的认识,但也可能导致药物治疗增加。

据心脏基金会(Heart Foundation)称,根据目前的措施,大约有600万18岁以上的澳人患有高血压。

“根据美国标准,如果成年人口的一半被测量出患有高血压,那表明我们确实存在社会问题,”悉尼大学的詹宁斯(Garry Jennings)说,他是该论文的合著者,该论文于周一在《澳大利亚医学期刊》上发表。

然而,Sydney Health Partners的执行董事、心脏基金会首席医疗顾问兼贝克心脏和糖尿病研究所高级主任詹宁斯教授表示,现阶段不应降低官方门槛,澳大利亚当局应该静候美国变化的影响。

在变化后,美国大约有3100万人被诊断出患有高血压,被归入危险范畴的成人比例从31.9%上升到45.6%。

“根据指南,这些人中的大多数人会接受改变生活方式建议而不是药物治疗,但是很多人已经接受了降血压治疗,他们需要更强的药物治疗,因为他们没有达到新目标。”论文说。

美国心脏协会和美国心脏病学会指南的变化代表了自2003年以来的第一次重大更新,是与另外九个专业卫生组织合作开发的,由21位科学家和专家撰写,给予对900多篇已发表研究的回顾。

然而,包括美国家庭医生学会在内的一些卫生专业人员和团体拒绝批准新指南,他们担心的问题包括伤害评估不足。

澳大利亚心脏基金会心脏健康与研究部总经理斯塔夫雷斯基(Bill Stavreski)表示,把高血压的标准降低到与美国相同的水平,也可能导致高血压正常化。

“我们不知道结果可能是什么,人们可能会说‘人人都有[高血压],所以这有什么大不了’。”斯塔夫雷斯基说。

尽管该论文建议不该进行任何改变,但詹宁斯教授表示,全澳需要更多地了解血压。

据报导,尽管面临更高的心脏病和中风风险,但约7成目前血压高于140/90 mmHg阈值的人并不知道自己患有高血压。

詹宁斯教授建议他们通过改变生活方式、运动、减少饮食中的盐和糖来降低血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