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东部大部分地区的农民可能会因日益严重的干旱而焦头烂额,但与人们的直觉相反,城市消费者正受益于肉类价格的下跌,尤其是牛肉价格。

Harris Farm Markets联席首席执行长Angus Harris表示,过去一年,因为新州中西部等次发达地区的农场迅速去库存,牛肉价格下降了20%至30%。

肉类消费者最终会感受到干旱的影响,很有可能是在天气开始带来破坏以及价格飙升的时候。

Harris向Fairfax Media表示:“等到(养牛人)看到下雨,他们就会马上停止向市场投放牲畜。”

澳洲多种多样的种植区、农作物的季节性以及与国际市场的相互作用,很可能会在某种程度上起到缓和作用,减轻农场对超市零售价的影响。

例如,Harris表示,牛油果遇到“丰收年”(主要产地是西澳)时,意味着牛油果将变得“非常便宜”。

南部地区的适当降雨也有助于缓和任何价格变化。

一些农产品价格的波动也可能被库存冷藏所发挥的巨大作用所掩盖。

墨尔本大学第一产业气候挑战中心的Richard Eckard教授表示:“我预计,半年后我们才会看到(干旱对园艺产品的影响)。这一体系有一个合理的缓冲。”

例如,香蕉通常要在5到10周的时间里采摘,并在出售前成熟。苹果在8 -12周的时间内被采摘下来,并在一年内销售出去。他表示,每年2月和3月,苹果的价格都会大幅下降。

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高级动物蛋白分析师Angus Gidley-Baird表示,羊肉价格大体接近于历史最高水平,这对干旱期来说是不寻常的,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海外买家正迅速消化养殖户被迫出售的过剩供应。

他称,在新州,每只羔羊的价格大约是300元,“相当惊人”。“由于干旱,农民无法增加产量,这令人沮丧”。

他说,尽管牲畜价格有所下降——近几个月从每公斤7元降至5元——但回报仍相对较高。

Gidley-Baird表示:“农民倾向于在饲料成本非常高的情况下,尽可能多地保留他们能够负担得起的粮食。”

事实上,不断上涨的饲料成本以及它们对食品供应的影响,是让许多消费者注意到旱情的主要方式。

荷兰合作银行高级谷物专家Cheryl Kalisch-Gordon表示,小麦和大麦价格都处于“多年来的最高水平”,每吨超过400元。

她指出:“过去12个月,东岸市场很大程度上是受到饲料的影响。”

“现在我们看到,饲料短缺推高了价格,”她表示。“这是肉类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

由于一条面包中小麦的成本只占一小部分——3.5元左右的价格中只有10-15分是小麦成本,这意味着面包店的价格可能不会因为干旱而上涨太多。

不过,农作物受到的打击可能是巨大的。荷兰合作银行目前预计,今年昆州、新州和维州的小麦产量将达到650万吨,低于往年约1,100万吨的平均水平。在2016-17年,小麦产量一度达到1800万吨左右。

Kalisch-Gordon说道:“再考虑到低库存和高需求,预计(小麦)价格将保持在高位,并持续到2019年。”

分析师表示,牛奶价格不太可能出现重大变化,它往往由新西兰或者其他较大的出口国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