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高等教育机构内中国学生入学人数的增长,为在该地区建立战略联系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但最近的辩论表明,政治和商业领袖并不一定了解这个经济机遇的本质。

与其把中国学生流入澳洲视为大学的收入来源,或者担心中国学生对校园生活或澳洲政治的影响,批评者们应该寻找机遇才对。在澳洲手头上的可是一个与新兴中国企业家的好苗子们接触的良机。许多人是在已经成功之后才来澳留学,他们已经在中国开办或经营自己的业务,估值通常达数百万元。

这是中国千禧世代一个重要新趋势的一部分,他们并不渴望进入官僚机构工作。腾讯旗下的一家研究公司企鹅智酷的报告称,中国90后约有50%希望自己创业;有19%已经创业。25-30岁的创业比例最高,其中多达40%的人创办了自己的公司。

当与流入中国风险投资领域的大规模资金放在一起考虑时,这些发现并不令人惊讶。例如,今年7月1日,招商局集团宣布以日本SoftBank基金为模板,新拨1000亿元人民币(200亿澳元)的风险投资基金,该基金正在寻求重塑电信和互联网领域。

虽然美中贸易局势十分紧张,但澳洲有机会通过其接触中国学生群体来发挥软实力。即将进入悉尼大学就读的MBA学生孟瑶(音译,Meng Yao)就是一个例子。在大学学习期间,她将继续管理全球22名员工,这是她三年前创办的一家教育企业。她来澳进修是为了提高自己的英文水平,同时也将她在创业中自学成才的专业知识正式化,这样她就可以进一步使她的公司国际化。

不创造吸引力就会错失良机

孟瑶固然是个特殊例子,但并非例外。我们看到报名校园创业课程的中国学生人数迅速增长,例如悉尼大学的创业加速器“孵化器”(Incubate)。此外,中国高管开始在澳洲创造商机。许多人将澳洲视为新产品和服务的测试市场,特别是因为悉尼和墨尔本有许多华人侨民。这意味着像阿里巴巴和腾讯这样的公司通常会直接或通过子公司在澳洲发布世界首创的功能,以便在广泛推广之前测试其商业可行性。

澳洲大学需要进一步投资创建世界一流的创业课程,使我们能够吸引和留住最优秀的商业人才,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其他人。但是,在我们这样做的时候,与政府和企业合作非常重要。各国政府正在这方面取得进展。在悉尼,新州政府通过支持悉尼创业中心和悉尼创业学院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这些举措还没有战略地理重点,或者中国市场的重点。

如果澳洲因担心可能的负面影响而未能吸引和留住中国学生人才,那么它将错失成为面向亚洲新业务的地缘政治中心的机会。留学生是目前的关键渠道,但市场正在发生变化。据《经济学人》报导,现在80%的中国留学生会回国,相比2006年时不到三分之一。虽然中国的科技热潮是我们无法阻止的,但我们可以做更多的工作,让中国学生感到在澳洲受欢迎,支持他们的工作,并通过企业研究生课程和参与公民机构帮助他们更好地融入社会。这不一定是零和游戏。

我们必须共同努力,使澳洲成为一个有吸引力的地方。

 

本文译自《澳洲金融评论报》澳籍华人、悉尼大学的科研及创新创业副校长Eric Knight专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