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报告显示,到2050年,移民将为澳洲经济贡献1.6万亿元。尽管大多数澳人相信移民带来的好处,但仍有超过一半的人认为接收移民需从严。

财政部和内政部的调查结果显示,在过去5年创造的85万个就业岗位中,移民占65%,而在新增的全职工作岗位中,这一比例高达72%。

根据2016年的人口普查,在海外出生的澳洲人口中,出生于亚洲的人口比例史上首次超过出生于欧洲的人口。不过拥有欧洲血统的澳洲居民数量仍占上风。

国际汇款服务商TransferWise委托进行的研究显示,大部分(75%)的澳人认为移民帮助建立了国家,使其变得更加强盛(72%),应该有机会获得公民身份(74%),但55%的人仍认为,移民到澳洲的条件不应太宽松。

TransferWise澳洲区经理尼古拉斯•伦博(Nicholas Lembo)表示,移民显然是澳洲经济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

他在接受news.com.au采访时说,“澳洲是一个移民国家。我们中有一半人是在海外出生的,或者是移民父母的子女,所以对很多不同的人来说,成为一名“澳洲人”意味着很多事情都不一样。”

“我们的许多客户去到世界各地,遇到了随之而来的各种困难——无论是想念家人,找工作,还是汇款。”

“如果没有移民,到2020年,澳洲的劳动力绝对数量将开始减少,这将产生深远影响,包括GDP大幅下降。”

该机构的《澳洲面貌报告》显示,澳洲千禧一代对移民的看法更为乐观,44%的人认为移民到澳洲应该更容易,相比之下,X一代和婴儿潮一代的这一比例分别为31%和24%。

目前,澳洲要求人们在入籍前签署一份价值观声明,通过公民身份测试,并在成为公民前宣誓效忠——过去10年里,澳洲采取了更严厉的打击措施,事实证明,这对企业造成了伤害。

公民部长Alan Tudge移民部部长Alan Tudge甚至要求移民在获得永居前参加澳洲价值观测试。

著名的澳籍印度厨师兼餐馆老板曼吉特-古杰拉尔(Manjit Gujral)就感受到了痛苦。

上世纪70年代,他的父母和兄弟在澳洲开了家族的第一家印度餐厅,自那以后,这家人一直严重依赖拥有特定酒店从业资格的印度大厨来帮助他们的餐厅发展生意。

已接管家族生意的古杰拉尔表示,有10多名印度移民已经开了自己的餐馆,目前经营的餐馆多达5家。

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移民澳洲变得如此困难,我们是最大的受害者之一,因为我们需要的印度厨师无法进入澳洲。”

“我曾向政府抱怨,法律太严苛了,你无法完全经营一家企业。”

Gujral的餐厅在澳洲树立了印度各地正宗菜肴的标杆。他的第一家餐厅在悉尼CBD开业,之后是Balmain、Darling Harbour、Corrimal,很快也要在Wollongong开一家,但古杰拉尔表示,他或许很快就会被迫关闭其中一家餐厅。

66岁的他说道:“如果我的儿子不是主厨,我也不是厨师,我没有家人和本地人的帮助,那么我就不得不关闭一家餐馆,因为我需要的技术工不够多。是因为有他们的支持,我们才得以生存。”

越来越多的澳洲移民开始以临时签证进入澳洲,这正是古杰拉尔和他的家人在上世纪80年代所做的,之后才转变为永久居民。

永久移民也越来越多地通过技术工的途径来澳洲,包括雇主赞助的途径,但这位餐厅老板表示,严格的规定让这变得更加困难,尤其是在酒店餐饮业。

过去一财年,澳洲的移民率下降了10%,允许进入澳洲的人数减少了2.1万人。

古杰拉尔喜欢澳洲,特别是在这里有劳动尊严感,民众真实淳朴。“刚到澳洲的时候,我不想住在澳洲,但现在我已经不想离开这里,”他说。

“澳洲需要做的只是减少移民规定的苛刻程度,继续帮助经济繁荣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