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免费食物和住宿、游戏、电影和无限量 Wi-Fi的这些诱惑,致使越来越多澳大利亚大学生愿意在临床试验中充当“小白鼠”。

学生参加药物试验可获得300元的费用,在一些机构参加25或30天的医学研究,可获得高达12,000元的费用。

这些试验包括:对新药物、疫苗和补充剂的检测–通过药片或注射–到吞咽或植入医疗配件。

提供临床试验的研究机构分布在全国各地,许多现在通过社交媒体直接向年轻人推广。

一些研究机构的Facebook页面上有年轻人在海滩和游泳池的照片,并鼓励关注者邀请他们的朋友,并转发分享他们招募健康年轻人进行药物试验的帖子。

研究中心表示,“健康志愿者”临床试验的参与者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大学生,他们发现参与药物研究是赚钱的好方法,而这些试验也很受背包客的欢迎。

研究机构表示,志愿者很少会对试验药物产生不良的副作用,因为这些已经在动物身上进行了严格的测试,被证明是安全的。它们也得到了澳洲药品管理局(TGA)等监管机构的批准。

但在2016年初,法国一名男子因参与药物安全试验死亡,另有几人遭受脑损伤。

CMAX临床研究的迈克尔·科特尔(Michael Cottell)说,医护人员在现场全天候待命,志愿者在他的阿德莱德机构中会被密切观察,所以不太可能会出错,现场一直会有专家提供帮助。

他说,如果有副作用,它们通常是非常温和的,基本上就是胃部不适或头痛。

因为有免费住宿、餐饮和Wi-Fi,临床试验在大学生中越来越受欢迎,他们希望在求学过程中存点钱。但这些试验也有适合各个年龄段的人,从18岁到80岁都有。

他说,在参加试验的时候,大学生通常只能呆在试验中心里,他们不仅能继续“读书”,努力学习,同时还能得到报酬。

“学生或背包客的梦想”

墨尔本临床研究中心的Facebook页面向年轻人发出邀请。一名发言人表示,该中心每年进行约50项研究,约3500人参与,每呆24小时每人平均可拿到250至300元。

其网页上的感言包括两名年轻人,他们详述了参与临床试验的好处。其中一名是20岁的杰米,她说现场“有大量的食物和热水,这是一个学生/背包客的梦想!”另一位是个大学生,他说在大学休假期间参加了一个15天的试验,发现自己能够完成“在这段时间里大量的学习任务,不受日常的干扰”。

在阿德莱德,艺术家凯特·库鲁茨(Kate Kurucz)计划用她领到的4070元来还清信用卡债务。

这是28岁的她第一次参加医学研究。

在CMAX临床研究中心,9天8晚的试验中,她被要求吞下一个小的医疗配件,在做核磁共振和超声波时,她“基本上只要坐着,看看书”就可以了。

23岁的皮帕·伊伯(Pippa Ebelt)来自布里斯班,她说,参加这项活动甚至还让她找到了将来的工作,在第一次参加临床试验时,她正在攻读硕士学位。

这位昆士兰大学的学生在布里斯班RDC临床试验中测试了一款鱼油补充剂,四年后,在做了8次试验,伊伯已经完成了她的学位,并在该研究机构找到了一份试验协调员的工作中。

悉尼的阿曼达·霍尔(Amanda Hor)博士表示,除了钱之外,志愿者还有别的收获。

在她的临床研究中—研究食物离开胃需要多长时间,志愿者通过扫描获得他们身体成分的免费信息,以显示他们的肌肉和脂肪含量比例。

霍尔还说,参与这项研究还为人们提供了关于荷尔蒙如何影响他们的新陈代谢和体型重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