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作为一个移民国家,一直以来以多元和包容著称,无论是走在街头你能够看到开着寿司店的日本人,坐出租会遇到的印度司机,买菜大概率会遇到越南人外,最常见的当然就是我们的同胞华人了。包括唐人街在内,维州墨尔本附近的几个华人区也都各有特色,走到这些社区,熟悉的华人面孔总能让带给人亲切的感觉。

然而,就在前几天,小编的一个朋友讲给了小编一个关于华人神秘又有趣的故事。

由于专业实习需要,小编的朋友在选择了自愿去偏远地区实习,于是乎便被分到了维州的一个偏僻地区“Bendigo”,距离墨尔本驾车需要将近一个小时,乘坐V-line则需要一个半小时以上。

在那里,小编的这位朋友却发现在这里不仅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非常地道的家乡粤菜,在小酒馆里喝酒还遇到了一批金发碧眼却非常执拗地用广东话称自己是“华人”的白人。

刚开始,小编的朋友以为只是这个白人学习过中文和广东话,但随着实习的持续,她在闲暇之余在这个小镇却见到了越来越多的中国元素和白皮肤的“中国人”,而这座小镇和“华人”的故事要从19世纪中叶开始说起:

01

背井离乡,漂洋过海,淘金者异乡传承传统

1850年左右,最早的一批的淘金者和拓荒者,从中国东部沿海出发,越过海洋,破除风浪,到达了澳大利亚南端的边陲小镇“Bendigo”,他们在这里凭借勤劳和吃苦耐劳,在这座小镇里扎下了根,不到10年,就把人口发展到了占小镇总人口的百分之二十。而身在异乡的这批华人,却始终无法忘记自己家乡到了节日舞龙舞狮的传统习俗。于是在1870年,一只来自中国家乡的金色巨龙,跨国重洋,在当时远没有淘宝这样发达的物流体系时,竟然毫无破损的被运到了澳大利亚的这个小镇。

而当时兴奋地沉浸在又可以继承家乡习俗的这批华人却没有想过,这条活在小镇的金色巨龙被外界遗忘得以保存下来,保存在了以其名字命名的“金龙博物馆”。在一百多年后,即使在金龙的家乡,由于历史原因很多舞龙被破坏,而这个在异国他乡成为了思乡象征的金龙却成为了全世界最古老的舞龙。

澳洲对复活节的重识不仅仅体现在名牌服装店的打折上,更是体现在游行庆典和节日期间通宵达旦的庆祝派对,而这个小镇,舞龙舞狮却成为了基督教节日“复活节”的主角。每年都会有来自各地的游客,去观赏澳大利亚历史最悠久的复活节庆典“中国舞龙游行”。

02

白皮肤蓝眼睛:“我们的身上流淌着正宗的中国血液”

无论过了多少代,只要看起来和白人不一样,被问到“Where are you really from”似乎就成为了移民们都会遇到的问题。“Where  am I from”成为了著名的亚裔喜剧演员Micharl Hing探寻文化认同感之行的出发点。他来到了一百多年前华人淘金梦的起点Bendigo,在那里遇到了金龙博物馆的馆长Anita Jack。

因为和当地人的通婚,到了Anita这代,身上只有一半的中国血统。而家族作为华人移民的故事却被记录了下来,Anita的爷爷就是当年金龙舞龙队里的一名表演好手。即使外表看起来,生活在这个社区和文化认同下的Anita还是从小就接触并继承了家族的这项传统。

Anita的爷爷参加舞龙 截图来源:SBS

在种族隔离默默地在这个小镇蔓延的年代,总有人会拿着油漆在Anita家的篱笆上涂着“白人优先”和“纳粹”等口号标志,父亲因为忧虑即使把标志擦掉,这些极端的民族主义者也会重新捣乱破环而没有清除这些标志,任其保留了10余年之久。但也正是这样的一件事,也在提醒她,即使自己有着白人一样的外表,却与生俱来的是华人,这一点谁都无法改变。

△截图:SBS

到了现在这个年代,人们对于多元文化的包容也持续在提升,现在当别人问Anita到底来自哪里时,她自信地告诉别人:“我一半来自澳大利亚本土,一半来自中国,完美搭配”。

03

文化身份认同:迈出探寻自我的第一步

除了Anita外,这座小镇有太多在别人看起来是“假”中国人的存在,红头发的苏格兰女孩在小时候由于母亲是华人而不被父亲的家庭接受却在观看舞龙表演的活动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文化认同,华人联谊会的会长Doug Lougoon身上也再难看出来华人外貌的痕迹了却依然致力于寻找曾祖父时期丢失的族谱。

华人联谊会的会长Doug Lougoon  截图:SBS

这座安静却又包容的小镇与其他华人被焦虑和歧视的负面新闻所笼罩的大都市相比较,像世外桃源一样多元又尊重。而在探寻互相尊重和包容的道路上,认同自己的文化背景将是每个求索“Where am I really from”真理的人所迈出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