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小的内城区公寓里挤满了数十名留学生和移民,他们都睡在同一间卧室里,这样的房子在悉尼到处都是,而政府现在承诺将解决这个问题。

《每日电讯报》披露,州政府认为严重过度拥挤的住宿条件,就是无家可归的新面貌。  

这个被称为“过度拥挤”的问题正在淹没悉尼内城区和Parramatta,并且在过去的五年里翻了一番,其中最糟糕的地区被认为是Haymarket,Chippendale和Broadway。

一些例子包括在市中心的一间卧室,出租广告商写着最多可以容纳8人,尽管政府认为问题的真实状况可能会更糟。

社会住房厅长葛娃德(Pru Goward)将召集该州首次关于过度拥挤的厅长级会议,以解决这一问题。

现在大约有16,000人在技术上被归类为“无家可归者”,因为他们挤在与他人共用的、严重拥挤的卧室里。

生活在新州严重拥挤的住宅中的人口中有一半以上出生在亚洲,五分之一的人是大学生。

“自2001年以来,新州居住在严重拥挤的住宅中的人数增加了三倍多,”葛娃德说,“任何人都不应住在对他们的健康和福祉有害的住所。

“居住在严重拥挤的房屋里的人往往不会认为自己无家可归,所以我们需要了解我们如何能够支持他们改变生活状况。”

澳大利亚统计局(ABS)将严重拥挤定义为居住在这样一个家中:它需要增加四个甚至更多的卧室,才能够容纳通常居住在那里的人数。

新州大约45%的无家可归者居住在超过这些入住标准的过度拥挤的住宅中。

圆桌会议将于9月举行,将无家可归问题的专家以及曾经沦为无家可归的人聚集在一起,寻找帮助更多人找到合适住所的策略。

政府已承诺在未来四年内提供10亿元的无家可归服务,并更加注重早期干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