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内阁最早将于周一晚签署新的人口政策,当中将包括对特定数量的新技术移民施加签证条件,要求他们只能在悉尼和墨尔本以外的城市定居。

《澳大利亚人报》得知,该政策包括在乡镇中心设立奖励措施,适用于在积分制度下获得永久居留权的“普通”技术移民。

据信,建立在政府去年将年度永久移民从前工党政府治下的19万人减少到16.2万人基础上的这项重大政策,将在未来两周内,最早在周一晚进入内阁。  

政府前澳大利亚基础设施部门负责人戴维斯(Phil Davies)警告说,澳大利亚面临迫在眉睫的生产力危机,道路拥堵加剧,减缓了各大州府的货运速度

戴维斯上月辞去IA的职务,周一被任命为澳大利亚物流理事会主席,他表示,预计未来二十年货运量将增加一倍。“我们的道路拥堵已经对货运物流运营商满足客户对快速交付的期望的能力产生了重大影响。”戴维斯周一在《澳大利亚人报》写道。

“即使目前政府对包括Inland Rail、西悉尼机场、墨尔本West Gate Tunnel、昆州North Coast Rail Line、塔州的新Bridgewater Bridge、南澳GlobeLink计划、西澳的NorthLink项目和达尔文的新Freight Hub投入巨资,但我们的货运基础设施可能难以满足这种需求。“

澳大利亚新永久居民中有近90%在墨尔本和悉尼落户。公民身份部长杜吉(Alan Tudge)谈到上财年有11.2万名技术移民抵澳,其中87%已在悉尼或墨尔本定居。

戴维斯向来直言不讳地批评政府的基建政策。他说各级政府都未能妥善规划人口增长。他表示,在建设基础设施以应对货运需求方面,需要政治上“有争议”的决策。

“上周,澳大利亚人口达到2500万人——比2002年发布的第一份代际报告预计的时间早了近20年。实际上,我们每年增加的人口都与堪培拉相当,而且没有任何减弱迹象。”戴维斯写道。

“大多数澳人在日常生活中认为理所当然的必需品——食品和饮料、燃料、家用电器、服装、药品以及网购商品的送货上门,仅举几例——通常不是在我们大多数人居住的城市种植或生产的。”

“这些产品必须从原产地运输到我们购物的零售商那里,或者从港口、货运站或仓库直接运送到我们的门口。”

“在一个消费者可以通过智能手机轻点几下就买到主要家用电器并希望第二天就送货到家的时代,这给我们的货运网络带来了巨大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