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高校将援引一份新的报告,显示大学毕业生每年为国库增加了15亿元的所得税收入,以迫使谭保政府重新考虑其对该部门的资助。

由八大盟校(Group of Eight)委托编写的伦敦经济学(London Economics)报告发现,在考虑到教育费用、偿还学生贷款债务和社会保障金后,大学毕业生在其一生中缴纳的净所得税,比没有上过大学的人多1.3万元。

八大盟校首席执行官汤普森(Vicki Thomson)表示,该报告显示,对大学部门的资助只是投资而非成本。

“每花费1亿元用于研究,就会产生10亿元的经济效应,而减少1亿元,也意味着经济减少了10亿元——对经济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政府的投资回报是显而易见的。”她说。

目前有超过100万大学生就读于澳大利亚大学,尽管国际学生入学和政府资助压力很大,但预计该行业仍将增长。

该报告发现,澳大利亚八大盟校每年为经济贡献660亿元,但运营成本仅为120亿元——成本效益比为5比1。

由于该部门正敦促堪培拉修复与北京的关系,预计八大盟校主席和新南威尔士大学校长雅各布斯(Ian Jacobs)将利用这些数据,强调大学的经济贡献。

尽管努力扩展到越南和印度,但澳大利亚的顶尖高校仍过度依赖中国留学生市场,并强烈游说总理缓和关于中国政治影响力的言论。

伦敦经济学发现,硕士留学生带来的平均净学费收入为每位学生5.3万元而本科留学生约能带来8万元的净学费收入。

然后,这些留学生通过租金、伙食和住房用品、公用事业、交通费、医疗和健康费用,平均每人支付5.1万元的非学费开销。

汤姆森说,这些数字强调了国际学生在支持小企业和就业方面的重要作用。

“该报告支持长期以来的主张,即政府的政策制定必须将大学视为经济实力和财富的产生者——正如澳大利亚的竞争对手所做的那样——而不是对纳税人的消耗。”

政府希望通过立法的高等教育改革面临另一项阻碍,与此同时游说活动正在进行。

去年10月,参议院否决了28亿元的一揽子计划,这将导致大学学费增加7.5%,HECS还款门槛从5.2万元降至4.2万元,大学资金通过新的“效率红利”减少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