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七分之一的大学生说,由于难以维持生计,他们经常没有吃的或其他必需品。

根据澳大利亚大学联盟(Universities Australia)对11,000多名国内大学生的新调查,14%的人表示他们经常没有必需品(包括食品),58%的人表示他们的经济状况常常令人担心。

全国学生会(National Students Union)主席马克·佩斯(Mark Pace)说,他的小组对调查结果“感到担忧但并不感到惊讶”。

“澳大利亚大学生存在严重的贫困问题,我们很高兴有证据支持它,”他说。

“政府需要采取行动,支持正在读书的大学生。”

澳大利亚大学联盟的首席执行官杰克逊(Catriona Jackson)表示,全日制大学生每年的生活费仅为18,000元,远低于贫困线。

“许多学生付不起租金和账单,有些人需要努力喂饱自己的孩子,同时兼顾有偿工作和学业,”她说。

调查还显示,大多数学生通过有偿工作养活自己,82%的国内本科生从事有酬工作。

全日制本科学生每周工作时间中位数为12小时。几乎三分之一(30%)每周工作超过20小时,十分之一每周工作超过30小时。

41%的全日制本科生表示,他们的工作对学习产生了负面影响,超过四分之一的学生因工作原因而错过课程。只有35%的人认为他们的工作-学习平衡是令人满意的。

每周工作30小时,全日制学习,同时还不得不兼顾无薪实习,悉尼客机大学学生丹尼尔(Daniel Rodriguez)已经快要崩溃了。

丹尼尔是悉尼科技大学法学和全球研究学士学位的留学生,他必须半工半读,以支付学费。“在大学里,我最多只能修三门课,因为我得每周工作20-30个小时,因为法律[科目]的收费很贵。”他说。

丹尼尔现已成为澳大利亚公民,他说,过度繁重的课业压力,以及不得不进行无薪实习以期能在毕业后获得正式工作,导致他的健康状况和分数在去年恶化。

悉尼大学学生艾比(Abbie)读社会科学专业的大二时疲于应付不断增长的开销:她的租金涨了,笔记本电脑坏了,因慢性偏头痛而不断进出医院。

有一阵子,她五天内要打三份工,每周至少有一个夜班,这让她无力应付全日制的学习,只能减少轮班和选课。

随着健康状况持续恶化,艾比只能依靠Centrelink的青年津贴来完成她最后一年的学习。这项福利金让她能够支付租金,并允许她每两周乘坐5次左右的公交,但每周只剩6元可以买吃的。

全澳学生会主席佩斯说,“我们知道减少澳人贫困的最佳方法就是让他们接受高等教育。我们需要优先考虑通过高等教育支持澳人,让他们获得向数百万人开放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