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位并不在珀斯生活的F姓先生找到了小编,给我们讲述了他跟一位珀斯华人女性之间非常离奇的故事。

因为小编多次试图联系这位女当事人未果,所以本文中的描述全部来自F先生。

来自“世纪X缘”的诱惑

2017年6月份前后,已近不惑之年的F先生在国内知名婚恋交友网站“世纪X缘”上,收到了一则自我介绍,对方大概介绍了自己的年龄、学历和性格,表达了想跟F先生互相了解的态度。

随后,虽然F先生添加了这位J姓女士的微信,但是并没有主动跟她联系,反倒是J对F先生发起了比较猛烈的攻势:

自认为年龄不算小,又是离异,经济实力也不是很强的F先生,并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哪一点吸引了J的注意,并且让对方如此的热情;

事实上,J的“热情”程度,在认识F先生不久之后,就达到了非常少儿不宜的级别,

除了发成人网站链接给F先生之外,J甚至会发来自己的裸照和自慰视频

除了这样猛烈的远距离攻势以外,J还会非常善于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情感:

然而,因为这位J女士生活在珀斯,而F先生又不在澳洲,所以两人想见面并不容易,为了一解相思之苦,J提出,想跟F先生一起去巴厘岛玩一周

在这期间,J女士也大概讲述了自己的情况,

她称自己同样已经离异,有一个孩子,目前依然跟前夫住在同一栋房子里,但是打算购房,并且可以作为担保人,帮F先生拿到澳洲的PR。

另外,J还表示,配偶担保的“市场价”是10-15万澳币,但自己并不打算让F先生出这么多,只需要给她10万人民币,以示诚意。

同时,J还告诉F先生,自己并不缺钱,除了每年做代购高达20万澳币的收入以外,她和孩子每个月还能从澳洲政府处拿到超过5000澳币的补助。

也就是说,这位J女士年入超过26万澳币,折合130万人民币!

为了证明自己的强劲财力,J会经常发自己的“消费照片”给F先生看:

终于,在J充满诱惑的提议和同样充满诱惑的语言/照片/视频攻势之下,F先生的心防开始逐渐瓦解,同意跟J一起去巴厘岛。

人人都爱巴厘岛

6月初相识的F先生和J,于2017年8月初在巴厘岛见面了。

虽然一切行程,包括酒店都是J订的,但是掏腰包的,却是F先生,据他透露,在巴厘岛的一周时间,两人花了超过5万人民币

然而,因为想跟J认真发展,所以F先生当时并没有拒绝为J的高消费买单;

因为感情迅速升温,J在巴厘岛便提出,可以帮F先生申请办理赴澳的相关手续,并且立即带F先生前往登巴萨办理签证的部门,填写了很多相关文件之后,还交了一笔165万3千越南盾,折合约155澳币的“办理费”。

眼看“身份”也已经进入了“办理程序”,两人感情也比较融洽,而且手里还有J的护照照片,认为对方比较值得信任的F先生随即将一笔金额为45225元的人民币转给了J,并且保证,到珀斯,再给J十万人民币。

至此,F先生已经在J身上,花费了约10万元人民币。

分手不快乐

虽然在巴厘岛相处的不错,但F先生与J的关系,却在从巴厘岛分开之后渐渐的出现了问题,J经常会要求F先生为她花钱:

终于,因为对J的购物欲表现出了不耐烦,F先生收到了J女士“不要联系”的最后通牒,而且,拒绝了F先生要求退还那4万多人民币现金的要求。

因为分歧难以解决,J一直拒绝退款,F先生和她的关系也越来越僵,后来甚至恶语相向;

束手无策的F先生,实在没有办法,只好选择在国内报了警,并且建了一个微信群,把处理这个案件的民警跟J女士以及J女士同在珀斯的父亲拉了进来,希望J能听民警的规劝;

而民警也按照《民法通则》,试图对已经闹僵的F先生与J进行调解。

但是,就跟大家预想的一样,J并没有接受调解,返还现金。

F先生也寄希望于J女士的父亲能“管一管自己的女儿”,但结果同样令他十分失望;

据F先生说,J父亲的意思就是F先生拿自己的女儿没辙才想协商,而自己帮不上忙。

事实上,民警调解无果之后不久,这个群里的聊天内容已经变成了这样:

因为平时J的父亲在家做些家乡食品,并且有一个微信销售群,因此F先生认为,这对父女的问题主要如下:

现在,F先生已经对追回损失不抱希望,J女士也已经把他拉黑,但他依然希望通过最西澳,提醒大家引以为鉴,遇到类似的情况,一定要有所防备,不轻信陌生人的同时,多了解相关的知识,才能避免精神和经济上的双重损失。

———— / 写在最后 / ————

故事本身已经很有看点了,在这老编就不多评论了,只想说几点:

第一,如果F先生所言非虚,老编非常想知道,到底怎么样,才能一个月领5000澳币补助,希望知道的读者朋友赶紧告诉我;

第二,如果F先生所言非虚,老编非常想知道,到底怎么样,才能做一个在家带娃的同时,还能年入20万澳币的代购,希望知道的读者朋友赶紧告诉我;

第三,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F先生上来就把自己的身份证照片发了过来,颇有点要实名举报,同归于尽的气魄,在这老编就不放出来了,只希望你能看开一点,赶快带着血的教训,开始新的人生。

最后,万一J女士看见本文,请你先别急着来拆我们的办公室,我们也可以听听你的故事,如果你能证明是F先生胡说,老编一定替你做主。

好了,可以解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