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学生、毕业生和过桥签证持有者继续为澳大利亚的移民热潮提供动力。

根据最新公布的统计数据,6月澳大利亚临时签证持有人数在过去一年中增加了10.7万人——增长了5%。

这些新的签证持有人轻而易举地超过了同期政府发放的2万份永久签证。

在过去一年中,过桥签证数量(现已达到17.6万)增加了4万,在2000年代担任高级移民官员的里兹维(Abul Rizvi)称,这是“闻所未闻的”。

他在接受澳广(ABC)采访时表示,“过桥签证是一种手段,在我们审理个人签证时,让他/她可以保持合法身份——这是一种权宜之计,应该这样看待它。”

“如果过桥签证数量在增加,那就说移民部门无法快速处理签证。”  

临时移民

过桥签证和国际学生正在推动临时移民计划的增长。

与一年前相比,6月份澳洲新增了1万名中国公民,7000多名印度公民,和另外4000名马来西亚人,他们都持过桥签证。

里兹维说:“当我负责该项目时,人数达到3万就被认为出问题了。20万实在太令人害怕了。”

多元文化事务部长杜吉(Alan Tudge)拒绝谈论过桥签证增加的问题,称“自我们上任以来,短期签证的增长几乎全部来自国际学生”。

“绝大多数短期签证持有者是新西兰人、国际学生和游客。”

移民诚信度

里兹维表示,过桥签证的增加意味着一些移民利用政府部门的延误,在澳大利亚享受更多时间。

“这反映了诚信度的下降和行政效率的下降,”他说。

来自Granger Australia的移民代理格兰杰(Jonathan Granger)将过桥签证增加称为“爆发”。

他说,这一增长是由于两个主要因素——越来越多的拒签上诉,以及签证处理时间的增加。

“这几乎就像他们决定不把资源放在那里而只是不管它。”

毕业后工作签证为至少完成两年学位的留学生提供毕业后在澳居留两年的权利。此签证的主要持有人——即不包括伴侣或子女——在过去三年中已从21,000人增加到55,000人。

根据签证,留学生可以在学期内每周工作20小时。

由八大盟校委托的伦敦经济学本周发布的一项研究强调了国际学生的经济贡献。

它发现海外学生的平均净学费为5.8万元,每人的租金和其他生活费用也超过5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