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學生、畢業生和過橋簽證持有者繼續為澳大利亞的移民熱潮提供動力。

根據最新公布的統計數據,6月澳大利亞臨時簽證持有人數在過去一年中增加了10.7萬人——增長了5%。

這些新的簽證持有人輕而易舉地超過了同期政府發放的2萬份永久簽證。

在過去一年中,過橋簽證數量(現已達到17.6萬)增加了4萬,在2000年代擔任高級移民官員的里茲維(Abul Rizvi)稱,這是“聞所未聞的”。

他在接受澳廣(ABC)採訪時表示,“過橋簽證是一種手段,在我們審理個人簽證時,讓他/她可以保持合法身份——這是一種權宜之計,應該這樣看待它。”

“如果過橋簽證數量在增加,那就說移民部門無法快速處理簽證。”  

臨時移民

過橋簽證和國際學生正在推動臨時移民計劃的增長。

與一年前相比,6月份澳洲新增了1萬名中國公民,7000多名印度公民,和另外4000名馬來西亞人,他們都持過橋簽證。

里茲維說:“當我負責該項目時,人數達到3萬就被認為出問題了。20萬實在太令人害怕了。”

多元文化事務部長杜吉(Alan Tudge)拒絕談論過橋簽證增加的問題,稱“自我們上任以來,短期簽證的增長几乎全部來自國際學生”。

“絕大多數短期簽證持有者是新西蘭人、國際學生和遊客。”

移民誠信度

里茲維表示,過橋簽證的增加意味着一些移民利用政府部門的延誤,在澳大利亞享受更多時間。

“這反映了誠信度的下降和行政效率的下降,”他說。

來自Granger Australia的移民代理格蘭傑(Jonathan Granger)將過橋簽證增加稱為“爆發”。

他說,這一增長是由於兩個主要因素——越來越多的拒簽上訴,以及簽證處理時間的增加。

“這幾乎就像他們決定不把資源放在那裡而只是不管它。”

畢業後工作簽證為至少完成兩年學位的留學生提供畢業後在澳居留兩年的權利。此簽證的主要持有人——即不包括伴侶或子女——在過去三年中已從21,000人增加到55,000人。

根據簽證,留學生可以在學期內每周工作20小時。

由八大盟校委託的倫敦經濟學本周發布的一項研究強調了國際學生的經濟貢獻。

它發現海外學生的平均凈學費為5.8萬元,每人的租金和其他生活費用也超過5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