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废物管理方面,瑞典已成为新闻界争相报道的宠儿。

新闻称瑞典“几乎回收了所有的垃圾”,并利用垃圾“发电和取暖”。

当我开始有点关注人们的垃圾箱时,我经常被告知我们应该学习瑞典,让我们的垃圾变得有用。

当澳洲最近遭遇所谓的“中国回收危机”时,这种呼声如此之高,或许并不令人意外。联邦能源和环境部长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称,将废物转化为能源必须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不过,这次关于垃圾处理的呼声得到了罕见的资金支持,现在联邦政府正通过清洁能源融资公司(Clean Energy Finance Corporation,CEFC)对垃圾转化为能源的提议投入大量资金。

目前澳洲至少有4家工厂正在申请审批,我加入了外派记者团队,前往瑞典,看看他们的做法是否真的能解决我们的问题。

瑞典已经关停了大多数的垃圾填埋场,并投入巨资建设了34家目前正在运营的垃圾发电工厂,其中第一家工厂建于20世纪40年代。

他们每年焚烧的垃圾约有200万吨。

他们还从其他国家进口了200万吨垃圾,比如英国,而英国要付钱给瑞典。

瑞典每年凭借这种贸易能赚大约1亿元。

官方数据显示,瑞典约有一半的垃圾被回收利用,49%的垃圾被用于焚烧发电。

瑞典政府以及偶尔采访的记者都称,回收利用率达到了99%。

在韦斯特罗斯的一家垃圾发电厂,我的向导乔克-胡克(Jocke Hook)认为燃烧垃圾是一种回收利用。

胡克说:“我们把它变成能源,所以我们是这么看待它的。”

不管你怎么看待它,大多数瑞典人都认为焚化是他们在远离垃圾填埋上迈出的一大步。他们普遍支持将废物转化为能源。

当有人提议在悉尼建一个垃圾焚烧厂时,这个计划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他们主要是担心,二恶英和其他致癌物等有毒排放物会威胁到居民的健康。

但是在瑞典,就像在丹麦和法国一样,垃圾发电厂一般都建在城市里。

我们参观的一个工厂周围都是新公寓,当地人似乎不担心危险排放物的问题。

严格的监管、定期的监测和对刷洗技术的投资,使瑞典人对长期以来用垃圾发电的担忧得以平息。

斯德哥尔摩居民莎拉-雅内德(Sara Jarnhed)和理查德-雅内德(Richard Jarnhed)及他们的孩子平时都会很认真地做好垃圾回收,和瑞典的许多人一样,他们觉得垃圾焚烧有一定好处。

“我的意思是,这比埋起来要好,”雅内德女士说。“因为我认为把它埋起来是很疯狂的。焚化的话,至少你还能得到些什么。”

她的丈夫说:“我认为这很好,因为它可以为房子供暖。”

不过,其他排放也令人担忧。

燃烧废料所释放的二氧化碳比大多数可再生能源要高得多。

尽管瑞典人在回收方面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很多塑料并没有被回收。

由于塑料是由石油制成的,从全球变暖的角度来看,燃烧塑料就如同燃烧低品位石油。

你需要减少垃圾焚烧厂的塑料使用量。

在瑞典,玻璃和纸张的回收率惊人的高,但在澳洲,塑料回收被证明是很难实现的。根据官方数据,塑料包装回收率高达47%,但我们在旅途中发现,这个数字只是一厢情愿。

在瑞典,有多达86%的塑料被焚烧。这个数字与当地居民回收垃圾的努力不太相符。

在澳洲,我们看到一些我们曾经寄往中国的廉价塑料现在被扔进了垃圾填埋场。

如果我们投资建厂,把垃圾转化为能源,却不为可回收利用的垃圾找到解决方案,这可能会让它们最终在熔炉里焚化。

特别是考虑到,企业仍在生产复杂且难以回收利用的塑料。

在瑞典,尽管法律要求生产商对其产品的回收负责,也就是所谓的生产者责任,但他们仍在与塑料回收做斗争。

不过,我们获得的最大启示也许是这当中的经济学。

在瑞典,无论我们走到哪里,人们都在强调为区域集中供暖而燃烧垃圾的好处。

瑞典的城市有数千公里的地下管道,将垃圾处理厂的热水输送到城市各处。

在气温低于零度的漫长冬季,人们迫切需要集中供暖。

但这个模式适合澳洲吗?

瑞典废弃物行业协会的会长韦恩-维奎斯特(Weine Wiqvist)表示:“不幸的是,如果你只是用来发电的话,工厂的能源效率当然会远低于瑞典和世界其他地区,这些地方有区域集中供暖。”

但这并不意味着垃圾变能源在澳洲是行不通的,只是需要因地制宜。

作为一个掩埋了大量废弃物的国家,我们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但是把垃圾变为能源并非是一个快速简易的办法。

 

(本文译自news.com.au  Craig Reucassel文)